极乐之轮

来源:http://www.chuanmingstationery.com 作者:美术画廊 人气:98 发布时间:2019-12-31
摘要:​西藏具有最卓越的内在科学文明——罗伯特悲曼 天 杖约翰C.亨廷顿,迪娜邦德尔上篇:天杖(上) 根据罗伯特比尔(RobertBeer)的说法,在外在的象征意义上,天杖代表着须弥山的有形宇宙

​西藏具有最卓越的内在科学文明——罗伯特悲曼 天 杖 约翰C.亨廷顿,迪娜邦德尔上篇:天杖(上) 根据罗伯特比尔(Robert Beer)的说法,在外在的象征意义上,天杖代表着须弥山的有形宇宙,八面杖杆及杆顶和杆底代表着须弥山的中轴线及十大方向。支撑于杖上的十字金刚杵、宝瓶、血淋淋的红色人头、正在腐烂的绿色人头和干枯的白色颅骨象征着地、水、火、风、空五大圆盘。十字金刚杵代表着须弥山较低的地面,而十二个可以看到的股叉代表环围着须弥山的四大瞻部洲和八小瞻部洲。宝瓶上系有的飘逸的白丝带代表着须弥山四周的山脉和浩瀚的咸海。宝瓶代表着须弥山本体,上面的四个叶状饰物代表着须弥山的四个山面。宝瓶的开口代表须弥山山顶的因陀罗宫。宝瓶上方的三颗头代表了须弥山的三层境界:那颗血淋淋的红色人头象征着欲界(Kamadhatu)六天,因为红色是欲望之色。正在腐烂的蓝色人头象征着色界(Rupadhatu)十八天,因为绿色是沉寂之色。白色干枯的颅骨象征着无色界(Arupadhatu)最高的四层天。而带有冠饰的金刚杵象征着佛陀获得圆满的清净之界---色究竟天,这里是色界之顶和大日如来的居所,因此也是所有佛陀的居所。天杖底部的半截金刚杵象征着五佛智毫无差异的完美和无上瑜伽派五身的统一。在内在象征意义上,天杖象征着佛教的基本教义(小乘,大乘金刚乘)以及化身、应身、法身三身(trikaya)。盈满甘露的玲珑小巧的金色宝瓶象征着圆满甘露(amrita)及无须思考的觉识(无上甚深密法)。三颗头从下往上代表的是化身(梵语nirmana-kaya),报身(梵语sambhoga-kaya),法身(梵语dharma kaya)。三颗头从上到下的颜色分别为白色、红色和蓝色,表示佛陀的身、语、意。它们的形象可以各自用梵字表意:干枯的颅骨代表头部(身)上的白色字符OM;正在腐烂的人头代表喉部(语)上的红色字符AH;血淋淋的人头代表胸部(意)上的蓝色字符HUM。在胜乐金刚/金刚亥母观修中,天杖架放在金刚亥母左臂上或者扛在她的肩膀上,在金刚亥母的那洛巴观想中,天杖象征着男性伴偶的方便之本。在这种情况下,天杖本身就是胜乐金刚,象征着他的坛城宫和居住在那里的六十二位神明(见图像与冥想部分)。八角杖身象征着坛城八大尸林的保护圈,而,杖杆底部的半截金刚杵代表着八大尸林四周的金刚帐护法圈。 宝瓶内的甘露代表着胜乐金刚和金刚亥母的大乐结合,这是大乐(Mahasukha)的精髓。宝瓶下面是一个十字金刚杵,代表坛城三昧耶轮上的八位神灵。它们生成了八大脉轮,而三个头象征着身轮、语轮、意轮。蓝色人头代表着坛城心轮上的八位蓝色神明;红色人头代表着坛城语轮上的八位红色神明;而白色颅骨代表着坛城身轮上的十六位白色神明。天杖冠顶的五股金刚杵代表着大乐轮上的四位方位神。在修法之中,天杖作为胜乐金刚的具体化表现在密宗仪轨表现中成为了重要的法器。骷髅头内包含的物质代表本体,而天杖则代表表象。 在观想期间,骷髅头中的本体物质被设想成盈涌着白色的菩提心露,并且是在最高点的位置,颅骨上方的半截金刚杵,代表胜乐金刚的心识。 天杖将本体物质融溶形成菩提心露(amrita)。 有关进一步的讨论,请参阅目录99-102。在这支天杖中,银镶铁的质地显然是对胜乐金刚 /金刚亥母观修中白色菩提心露的象征。其工艺有着中国明朝(1368年-1644年)宫廷制品的特征,应该是皇帝赠送给各个等级喇嘛的礼物。天杖上的三颗头造型特别精美,是藏传佛教喇嘛这个特殊群体的另一个标志。这支天杖制作的确切日期无法确定,尽管它与明朝永乐时期(1403年-1424年)的历史密切相关。本次展览中的这支天杖是体现胜乐金刚/金刚亥母修法的一个极好例子,并且由于密宗修法仪轨的原因,会经常遇到这种类型的天杖制品。不过,天杖有各种各样的类型和象征意义。上面这支天杖给出的答案不一定与其他的天杖相关。迪娜邦德尔,约翰C. 亨廷顿更多阅读:《密合轮荟供表演套装中的胜乐金刚坛场面具》《胜乐金刚与金刚亥母》《金刚和犍稚》《佛说大乘菩萨譬喻论》《那洛巴尊者像(Naropa)》《诸佛之母: 般若到彼岸》《修炼成佛的目标-开悟的象征:五方佛》《色究竟天的大日如来》《佛教宇宙观:观想成佛的环境—须弥山》《极乐之轮:佛教冥想艺术--之序》《极乐之轮:佛教冥想艺术》

​西藏具有最卓越的内在科学文明。 ——罗伯特悲曼对喜玛拉雅佛教艺术的关注已成为艺术史学的前沿,尤其是在鉴赏和归属方面。一些大型展览突出了喜玛拉雅文化的艺术成就,但很少有展览主要关注创作这一艺术的原因及其初衷。John Huntington与Dina Bangdel于2003年秋-2004年春分别在美国洛杉矶美术馆与俄亥俄州美术馆策划举行一个以《极乐之轮:佛教冥想艺术》为主题的大展以弥补这样的一个学术空白,同时出版了这本巨作——【极乐之轮:佛教冥想艺术】!现在呈现给大家的是第 23篇文章——《天杖》。因文字内容较多,所以我分成上、下 2部分发布。 天 杖 约翰C.亨廷顿,迪娜邦德尔中国西藏 约15世纪初铁镶银高度:17.375英寸AnnaMaria Rossi和Fabio Rossi藏品,伦敦 这种形状像床腿的天杖在古代南亚就已被印度教湿婆派修道者和祭司们使用,并且在笈多王朝(320年-540年)甚至可能更早的时期就在湿婆派雕塑中广泛出现。它最常用于密宗仪轨中,杖头基本上由是一颗骷髅头、一颗干枯的人头、一颗正常的人头、一只金色宝瓶、一个直立的金刚杵或一个喷焰三股叉组成,象征战胜贪、嗔、痴三魔。西藏密宗的天杖传自古印度,其形状源于早期印度教湿婆派瑜伽师的标志性手杖。它们大多数与印度教湿婆派瑜伽师有关,例如他们被称为持颅骨者(Kapalikas),这种器物在Monier-Williams梵英辞典中被称为瑜伽师的武器.1具有象征意义的天杖在藏传佛教中使用的日期并不确定,虽然持颅骨者是在巴利三藏经典中提到的一种瑜伽师的表现形式,但巴利教规还是禁止僧侣携带这类器物。禁令本身意味着一些瑜伽师早在制定现在看到的巴利教规之前就已经携带这种天杖了。到了8世纪,天杖广泛成为藏传佛教密宗仪轨的一部分,如这只8世纪克什米尔天杖所示,其带有典型的早期特征(图 1)。其杖顶十字金刚杵下是个骷髅头。 图 1.这只8世纪克什米尔天杖带有有典型的密宗早期特征。到了这个时期,天杖在密宗佛教中具有了非常具体的象征意义。在最基本的层面上,它表示携带它的神祇的异性对应物,各自象征着瑜伽师或瑜伽母异性伴偶的智慧之本或方便之本例如,当一位瑜伽母(例如金刚亥母)将天杖放在她左臂弯处,或者将其平放在肩膀上时,它就代表着她的男性伴偶、慈悲,方便(upaya)等。 同样地,当一个瑜伽师(如胜乐金刚),带有一个天杖时,它象征着他与其女性伴偶的结合,因此持有天杖的单个神明也可以被理解?成是双运之身。在现代密宗佛教中,有两种天杖:一种是三叉戟,一种是金刚杵。金刚杵表男性、慈悲、方便,三叉戟表女性、智慧,空性。2例如,天杖杖顶的三叉戟就是代表着莲花生大师的佛母益西措杰,(Yeshe Tshogyal),见目录31。杖顶的三叉戟也象征着人体微妙的瑜伽体系,三个刀片象征着修习者身体的三个主要脉道。这支铁镶银天杖是西藏修习者使用的密宗仪轨标准法器。 在杖尾是一个带有舜若多珠(shunyata,空性)的半十字金刚杵,又叫(见目录58和59),支撑着雕纹的锥形八角杖身,最终到杖头部分形成了一个千瓣莲花造型。 在莲花上有一个交叉的金刚杵(羯磨杵),它支撑着宝瓶(puma ghata),从宝瓶溢出的水又可以代表叶子。在宝瓶上面是三个头,通常是蓝色、红色和白色。一颗是刚砍下的人头,一颗是干枯的人头,还有一颗是骷髅头。在这些之上是杖顶的十字金刚杵。本质上,整个天杖,如图所见,可被理解为一只坚固不坏的金刚杵。天杖有多种形式和种类,由男性和女性神明持有,并且经常装饰有额外的元素,例如随风飘舞的三角幡,达马茹和法铃等(图 2)。 图2.由男女神祗共同持有的天杖样式组合而成,通常饰有附加元素,如飘动的丝巾、达玛鲁和铃铛。对于每种类型的饰物,都有一个特定的图示说明。安娜玛利亚罗西(Anna Maria Rossi)和法比奥罗西(Fabio Rossi)收藏的天杖具体用于修持胜乐金刚中的金刚亥母实修法。因此,天杖象征着终极的菩提心是大乐和空性的结合,在本尊神及其伴偶的双修形式上,这种结合体现得最为完满。是金刚乘佛教中具有象征意义的器物中最复杂、层次最多的一件。后续还有 下 部,会陆续分享,谢谢。更多阅读:《密合轮荟供表演套装中的胜乐金刚坛场面具》《胜乐金刚与金刚亥母》《金刚和犍稚》《佛说大乘菩萨譬喻论》《那洛巴尊者像(Naropa)》《诸佛之母: 般若到彼岸》《修炼成佛的目标-开悟的象征:五方佛》《色究竟天的大日如来》《佛教宇宙观:观想成佛的环境—须弥山》《极乐之轮:佛教冥想艺术--之序》《极乐之轮:佛教冥想艺术》

本文由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美术画廊,转载请注明出处:极乐之轮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