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其在本身,西行艺术的元老

来源:http://www.chuanmingstationery.com 作者:美术画廊 人气:82 发布时间:2019-10-07
摘要:求其在我——孙宗慰百年绘画展 在艺术家孙宗慰先生诞辰百年之际,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馆、徐悲鸿纪念馆联合主办的“求其在我——孙宗慰百年绘画展”于

求其在我——孙宗慰百年绘画展

  在艺术家孙宗慰先生诞辰百年之际,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馆、徐悲鸿纪念馆联合主办的“求其在我——孙宗慰百年绘画展”于8月11日下午15时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廖静文、詹建俊、梁江、王琦、吴洪亮、徐里、徐永胜、张祖英、雷波、钱林祥、陈湘波、孙景明等嘉宾参加了展览开幕式。本次展览展出近百件孙宗慰生前的重要作品,创作时间从上世纪30年代至60年代,不仅有油画、国画、水彩、素描、速写,还包括大量文献、实物资料及研究成果。应该说此次展览是孙宗慰艺术人生最为全面的一次回顾。

  孙宗慰先生1912年生于江苏常熟,为东吴孙权后裔。少年时代,虽经过丧母之痛、家庭破产之难,但依然坚持自我的追求。他于1934年考入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成为徐悲鸿的学生。1941年,孙宗慰就踏上了西行的长路,成为第一批涉足西北少数民族绘画题材的艺术家,以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描绘那里的风土人物。韦启美在谈到孙宗慰创作的西北少数民族题材的绘画作品时说:“孙先生就是到生活中去描写中国人民生活的第一批人之一。在油画界真正描写中国人民生活的第一批里面,据我了解是这样。现在回想起在他用油画表现藏族人民生活以前,还有没有人呢?就是描写少数民族的生活吧?我就想不出来了。现在看孙先生的作品相当好。不仅仅他的艺术作品本身好,而且是他有他的历史意义,从油画史上,素描教学史上,中国画史上都有他的意义。”

  1940年——1942年,孙宗慰还以张大千助手的身份,参与敦煌壁画的临摹与研究工作并卓有成果。抗战期间,参加“战地写生团”,画了大量速写,绘制抗日宣传画。1949年后,赴天津新港等地写生,融入描绘社会主义建设的大潮。1955年,院系调整,他调到中央戏剧学院,与冯法祀等先生共同研讨舞台美术基础教学,开创了戏装人物写生等教学的新形式。1957年之后一直到文革,因身体和政治的双重压力,其作品日减,淡出视野。孙宗慰先生于1979年去世,享年67岁。

  邵大箴说:“在我国现代美术史上,孙宗慰是一位做出了贡献和值得我们重视与研究的艺术家。他在艺术创造上和艺术教育事业上,都有杰出的成就。他是油画家,又是水墨、彩墨画家,对西画和中国画均有很深的造诣。他在自己的油画创造中,努力吸收传统写意画的观念和技法,使之更富有神韵,更具有民族特色,他在自己的水墨、彩墨的创造中,又努力融合油画的造型与技巧,使之更接近生活,更具有现实感。他是在中西融合上做了许多有益尝试与探索的艺术家,他积累的经验,他所取得的成绩,至今对我们仍有借鉴的意义。”

  纵观孙宗慰的一生,他是徐悲鸿艺术理念与实践的追随者;是张大千敦煌之行的重要助手;是中国西部题材创作的开拓者;是中国舞美基础教学体系的建构者;更是人民生活、社会生态朴素的描绘者。孙先生的画和他的为人一样朴素、内敛、有意思,这种自然的东西,就是现在也是不多见的,他在诚心诚意表达真诚的东西,尤其是反映少数民族的作品,安静、纯朴、厚重,典雅而不轻飘。在孙宗慰诞辰百年之际,希望通过研究、展览以及出版来追溯与呈现孙宗慰的艺术与人生。

骆驼笑我,我笑骆驼。一生辛苦算谁多?也惯住无人的沙漠,也饱经平地的风波。不问千斤担尽驰驮,不管千山万水随意过。熟时能耐渴,饥时能挨饿。从没懒惰,那敢差错!

图片 1

——40年代初,重庆大公报名笔王芃生为孙宗慰写的诗,以骆驼的天性来比喻其人生观。

 在今年嘉德春季拍卖会“二十世纪中国早期油画家专场”中,估价为70万至90万元的孙宗慰《自画像》以224万元成交,位列孙宗慰个人成交纪录第三位。对于孙宗慰的市场,专家认为,他的作品稀缺性大,假作极少,并且作品水准统一,所以若喜爱孙宗慰作品的藏家,市场每出现一张他的作品,都可购买。

图片 2孙宗慰 塔尔寺小金瓦寺 布面 油画 67×90cm 1943年作

>>学术分析

发表:1,《孙宗慰画选》,图16,人民美术出版社,1984年9月初版;2,《孙宗慰画集(1912-1979)》,P110,雅逸艺术有限公司,2000年9月初版;3,《艺为人生:徐悲鸿的学生们艺术文献集》,P192,紫禁城出版社,2010年11月初版;4,《求其在我:孙宗慰百年绘画作品集》,P109,人民美术出版社,2012年7月初版。展出:1,孙宗慰百年绘画展,中国美术馆,北京,2012年8月11日-8月20日;2,伏游自得:孙宗慰20世纪40年代在西北的写生、临摹与创作,保利艺术博物馆,北京,2015年9月25日-30日。

涉足西北少数民族题材先驱

孙宗慰:西行艺术的开拓者

油画专家林松认为,孙宗慰是第二代油画家杰出的代表,他比较重要的就是艺术成就有两方面,一方面是他有特殊的经历,就是他随着张大千去敦煌写生,是当时第一批涉足西北少数民族绘画题材的艺术家。“他在一些油画创作中,中国传统因素很鲜明,比如一些线条的表达,还有很浓烈颜色的表达,比如他画蒙藏人民衣服时,使用的红色是孙宗慰为了表达心中与中国审美结合,自己发明的一种红颜料。可见他对颜色的讲究,对偏装饰性艺术的表达,在油画里是很充分的。”林松说。林松指出,第二个方面就是孙宗慰这个人就像他的画一样,是一个宁静、淡泊名利之人,他还以厨房食材为创作内容,“把普通的东西画得朴实、生动、鲜活,生活小细节里面蕴含很丰富的诗意和温情。”

孙宗慰于1934年考入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成为徐悲鸿的学生与后来的追随者。在学艺过程中,他不仅继承了徐悲鸿的现实主义艺术风格,更赋予了自己的思考与感情。从学生时代作品《池塘夜景》《蜀地的陶瓷》中可以看到,孙宗慰已经开始在对象中注入自己的主观观感,赋予对象一种抽离于现实之外的唯美、诗意的氛围,展露出不凡的艺术功底。

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超分析,孙宗慰是徐悲鸿学派非常重要的传承人,作为徐悲鸿的学生,徐悲鸿对其评价甚高,赞其为“有远大企图”、“开拓胸襟眼界”的先驱者之一。孙宗慰曾到敦煌写生,所以他对民族艺术的理解比较透彻。孙宗慰反映藏族人民生活面貌,把一些民族的图案、色彩的元素,融合在写实艺术的造型当中,这是孙宗慰比较突出的代表特色。此外,他创作的写实肖像也很突出。李超回忆,2012年8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求其在我――孙宗慰百年绘画展”,“展览唤起了人们对于孙宗慰的认知,重新对他的艺术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

图片 3在中央大学教育学院艺术系就读时的孙宗慰

>>市场行情

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央大学在1938年迁校重庆。孙宗慰也随校入川,在战事流离中完成学业,并留校担任了助教。重庆期间,由于创作条件有限,孙宗慰的作品主要以描绘静物、川蜀风景为主,也有一部分描绘流离失所的人物画,作品《流浪儿》展现出深沉的悲悯情怀,至今令人动容。三年后,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把他和绘画大家张大千轰动文化界的敦煌之行联系在了一起,也开启了他创作上的辉煌。

《驼牧》推动价格上扬

图片 4孙宗慰报考国立中央大学时的准考证

据数据统计,孙宗慰作品共上拍69件(次),总成交额2252万元,成交率95。对于如此高的成交率,可见孙宗慰的艺术得到了广大藏家的认可。其中,《掀起一角的窗帘》多次亮相拍场。在2010年诚轩春拍中,以44万元成交。随后,在2011年北京艺融秋拍中,以63万元成交。时隔一年后,在2012年保利秋拍中,该作又以74万元成交。两年之间,该作增长近30万。此外,孙宗慰1942年创作的《塔尔寺宗喀巴塔》2004年5月在中国嘉德以7万元成交,在2010年嘉德秋拍中再次登场,以84万元被藏家收入囊中。林松认为目前孙宗慰的市场还不错,他表示,从2001年春季至2010年春季,孙宗慰的作品在拍卖上偶有出现,但价格不高,基本上就是从几万到十几万,还不如年轻艺术家的价格。在中国嘉德油画部高级业务经理李艳锋印象中,孙宗慰作品价格发生转机是在2010年秋季,嘉德推出了《驼牧》《塔尔寺宗喀巴塔》两件经典作品,其中《驼牧》还作为封面,这可能是一个契机,“那次他的作品就迅速过百万,从那时起大家开始关注孙宗慰。之后孙宗慰的市场就起来了,《自画像》等几件作品超过200万。”李艳锋说。

1941年春,张大千碰到时任中央大学艺术系主任的吕斯百,告知去敦煌探访千佛洞的计划,并想找一个有绘画写生能力的助手同行。在吕斯百的动议和安排下,孙宗慰停薪留职一年,追随张大千加入了对敦煌壁画的临摹与研究工作。孙宗慰的西行,“虽晚于赵望云,但早于大家熟悉的吴作人、董希文。他也因此机缘,成为中国第一批西北少数民族绘画题材的开拓者。”

对此,林松认为,从2010年秋,当代艺术突进以后,大家发现当代艺术品价格已经很高,这些早期油画艺术家又被市场所发现,在这种整体的关注之下,孙宗慰的作品开始价格上扬。

图片 51938年孙宗慰(左一)与徐悲鸿(左五)、吴作人(左七)、艾中信(右一)等中央大学艺术系的师生合影

作品量少尚处价格洼地

敦煌之行是学习西画出身的孙宗慰第一次系统研究中国传统绘画艺术。他在临摹的宗教题材之中,巧妙地加入了生活化、人性化、个人化的趣味,使得他的作品洋溢着独特的个人风格,不论是旖旎多姿的天女,抑或端严静肃的白衣士夫,除了飘逸的裙带、传神的面貌之外,更引人注目的是画面中流露出的和蔼亲切。孙宗慰的“敦煌系列”作品来源于他对敦煌壁画和彩塑的写生临摹,他的作品在临摹精髓的基础之上,融合了其个人情感,从而创造出一种带有东方佛教艺术传统的“新现实主义”,成为中国二十世纪早期画坛独一无二的面貌。

林松认为,中国早期油画艺术家价格普遍都不合理。“他们的作品在国外全是在博物馆里陈列的,很少有在市场里流通的,出现在市场就是大件。在对早期油画梳理这方面,是被忽略掉的,原因是作品数量太少,无论是研究者还是市场上,都对其不够了解,这是价格上的洼地,不过目前早期油画开始有所表现,实际上孙宗慰的作品价格应该很高。”

图片 6《蒙藏人民歌舞图》

对于孙宗慰的价格,李艳锋认为,早期艺术家艺术地位明确,作品数量已经固定,稀缺性明显。“作品不多这是关键,另外一方面是他的作品很难拿到。从拍卖市场来看,上世纪40年代到50年代作品居多,一个是由于这是他创作的一个高峰期,另一个原因是他‘文革’时期作品被毁掉一些,所以创作年代不是很完整。”此外,李艳锋指出,由于当时环境所致,作品尺幅不大,而且很多作品都是用装火药的木桶盖子的木板作为材质,“《女歌唱家》就是取材这个,这样的作品据我所知大概有五六张。”

西行途中虽然经历曲折,孙宗慰却也收之桑榆,一路和西北的少数民族有了更日常的接触和观察。一向对普通人生活状态感兴趣的孙宗慰,被蒙古族、藏族的边地风情深深吸引,画出多幅国画和油画,如《哈萨克人跳弦子》《蒙藏人民歌舞图》《塔尔寺宗喀巴塔》《驼牧》《塔尔寺小金瓦寺》等,日后都成为他最好的代表作。

1942年《蒙藏人民歌舞图》是他最典型的作品。敦煌写生是他的一个特色,构图、表现的生活是很多艺术家没有的,这是他很重要的一个题材。据李艳锋介绍,敦煌写生系列作品大概不会超过十张,《驼牧》《塔尔寺宗喀巴塔》,这都是他最好的几张作品了。所以从市场反应来看,相比其他题材作品来说,这张作品比其他作品价格高,是很合理的。

图片 7《驼牧》图片 8《塔尔寺宗喀巴塔》

>>未来趋势

《塔尔寺小金瓦寺》作于1943年,此时的孙宗慰已经从敦煌回到重庆,据孙宗慰在文革期间的回忆,1942年5月在返还重庆的路上,由于战时车票极为紧张,他在兰州呆了一个多月才买到车票。“身上的盘缠一天比一天少,想到伪中大还保有我一年工资,就联系吕斯百将我工资汇来。这样暂时安下心来整理我自己的画稿,并画成《藏族舞蹈》等油画初稿。”这些在途中整理的油画初稿,在孙宗慰回到重庆后继续完善,终成为他最负盛名的代表作,作品《塔尔寺小金瓦寺》便是其中精典。

作品水准统一均可购入

《塔尔寺小金瓦寺》描绘的是青海塔尔寺庙会之景。1942年阴历元宵节前,孙宗慰赶到青海塔尔寺,因塔尔寺庙会以元宵节最盛,蒙藏各族信徒来此朝拜,近十万人。孙宗慰在塔尔寺住了约三个月,为张大千整理画稿、收集寺内建筑上的装饰纹样。工作之余,他对各民族生活服饰等十分感兴趣,画了些速写,后来逐渐学习用中国画法来画蒙藏人生活。

李艳锋与林松同样认为,作品水准非常统一,这是他的优势。

在油画作品《塔尔寺小金瓦寺》中,中国画画法不露痕迹的巧妙融于其中。画面中,孙宗慰在人物形体的处理上加以大胆变化,于写实基础上加以适度的变形、夸张,那立于画面右前方的喇嘛僧人其线条、体块以“柔中带刚”的方式处理,而盘坐于庙堂屋檐之下的僧侣,则接近于“减笔画”人物,其宁方勿圆的线条勾勒令人不禁联想起明末画家陈洪绶具有高古情怀的人物画像,以及敦煌石窟中那遒劲的佛像画。

林松认为,孙宗慰作品未来会有很大上涨空间,但是要以美术史的研究梳理还有价值的研究为前提的。据林松所知,孙宗慰一生创作量比较低,因为战乱、“文革”等环境的影响,后来从事教育工作,加上他去世比较早,“目前作品在市场上流通量不会超过30张油画作品,加上他家属也有20张左右,他的作品大约就是五六十张,可见他的作品珍贵程度。目前价格还不高,现在买他的作品算捡漏了。”林松说。

图片 9《月儿泉》图片 10《哈萨克人跳弦子》

李艳锋建议,孙宗慰的假作很少,如果喜爱孙宗慰的作品,每出现一张就可以购入一张。“目前藏家对早期油画的认知还不是很强,等到所有藏家对这个板块有所认知的时候,价格就会大大地提升,现在还处在一个刚刚开始的阶段。”

孙宗慰对少数民族色彩鲜艳、层次丰富的民族服饰非常欣赏,并创作了包括速写、油画、国画在内的大量民族服饰研究作品。充满异域风情的少数民族服饰在《塔尔寺小金瓦寺》中得到了完整的展现,浓郁饱满的色彩成为画面的最大亮点。作品中蒙藏僧侣身着盛装,虔诚祷告,大面积的红色增添了作品所要传达的节日气氛。

本文由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美术画廊,转载请注明出处:求其在本身,西行艺术的元老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