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说八大山人过时了,南张北齐画作同场过亿

来源:http://www.chuanmingstationery.com 作者:葡亰艺术家 人气:119 发布时间:2019-11-14
摘要:大家好,院里安排今天与大家聊一下国画里的册页与小品画,吕晓博士是研究史论的,一些富有史料性、数据严密的话题,吕晓和大家交流过,我本人就国画册页和小品画说一点边缘的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大家好,院里安排今天与大家聊一下国画里的册页与小品画,吕晓博士是研究史论的,一些富有史料性、数据严密的话题,吕晓和大家交流过,我本人就国画册页和小品画说一点边缘的话题和感受,希望能与大家一起分享并商榷。

知名画家张培成在水墨领域成就颇丰,前不久,他的视觉的音乐张培成小品展在海上艺术馆举行,主要展出他近年来创作的随心小品,在他看来,画画就如音乐,可以没旋律但不可失却节奏。绘画之余,张培成也写有不少随性的艺术随笔,以下为其随笔三则。

齐白石和张大千是中国近现代画坛当之无愧的艺术大师,也是中国画家中享有国际盛誉的艺术名家。作为中国画坛的两大宗师,他们并驾齐驱,各领风骚,形成了中国画的两座大山,时称南张北齐。

在座的都是具有多年绘画经验的画家了,案头经营这么多年,分别都有自己的经验积累与体会。一会儿,我说得不够明晰的话题,大家可以来补充、来交流。

齐白石画作

书画圈网小编获悉,在12月5日凌晨结束的北京保利2016秋拍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中,齐白石、张大千画作同场过亿成交。

古人说读书行路、出门交游,交游不是说到郊区去旅游,交游本来是交流的意思。

齐白石与林风眠

齐白石作于1931年的《咫尺天涯山水册》以1.955亿元人民币成交,创齐白石作品第二拍卖高价。

绘画作为艺术,尽管有一些相通的经验作为公共资源供大家来参考,但至关重要的体会、体悟,还是靠自身去积累。

在美术史上作为里程碑而留下的作品是否就一定让人无可挑剔,我的回答是否定的。前几年在中国美术馆的藏品展里看到一幅在60年代名噪一时的大师的作品,此件作品当时也曾震撼一阵,然50年一过现在能这样画的已属并不鲜见。当然历史地看这类开新风气的作品具有特殊的意义,它对历史的贡献是显见的。可是就作品本身来说未必那样地让你信服。然而像八大山人、齐白石的作品魅力醇厚隽永,常看常新。我曾听林曦明先生说过一件往事,他年轻时同时去林风眠及贺天健处学艺,有一次林知其去贺天健处学画,林说跟他学能学到什么?然而林风眠对齐白石却是推崇有加,在北平艺专任校长时将其请去当教授。林风眠在林曦明前也大为赞扬齐白石的艺术。齐在北平艺专授课时有个法籍教师克利多对齐的评价也是极高,他说到东方后,在中国、印度、日本、南洋接触过的画家不计其数,画得使他满意的齐白石是第一个。同样徐悲鸿对齐白石亦是极其佩服,陈师曾与齐白石的情义对齐的推崇更是无以言表。由此可见在齐白石的艺术中一定有着一种横贯中西,融通今古的东西存在着,正是这种灵魂让作品超越了民族,文化的差异,呈现出朴拙大气之美质。因为在齐白石的基因里隐埋着对于一切优秀中西艺术顿悟的素养。

在同一场拍卖中,张大千上世纪60年代游历瑞士后创作的《瑞士雪山》以1.6445亿元人民币成交,亦创造了张大千作品第二拍卖高价。

画画这个事,其实也没有太多什么好说的,历朝历代,前人给我们说了很多很多了。但画画这个事太迷人,迷人的程度几乎有一点像信教。所以千年来,画家们还是喋喋不休地在诉说。

关良创作于1983的《达摩渡江》

无论张大千还是齐白石,在中国近现代画坛均居于超然崇高的地位。本次亿元拍品究竟特殊在哪里?回到20世纪初的中国艺坛,在那最复杂的乱流中,齐白石和张大千这对国画双杰是如何炼成的?

一般来说,做一件事的过程是从不熟悉到熟悉,熟悉之后又熟练,熟练之后又有炉火纯青、易如反掌、手到擒来这些成语来比喻。

关良创作于1979年《武剧图》

从湖南木匠到一代美术大师

画画虽然有很大一部分是属于技的范畴,可是画画又不是熟练工。画画之所以很迷人,其意义也在此。

在关良回忆录中曾有过这样一段趣事,李可染将一本关良的戏曲人物小册页给白石老人看,白石老人兴致勃发,要可染约关良见面,并自告奋勇打开此册页题写关良墨趣四个大字。关良本是由西画转入中国水墨的艺术家,在日本时学的是西方的野兽主义,齐白石就能与此类思想相通,不可不说齐白石艺术的一种普世价值,它具备了好作品的一切品质,不管东西、古今,他的艺术追求能扣动人类的心弦。他的艺术距我们今天有百十来年,脱胎于古代,但却又一点不古代,它可以与世界上任何最杰出的作品并列毫不逊色。这或许就是真正艺术的力量,因为好的艺术是没有过时这一说的,你能说八大山人或是伦勃朗过时了吗?这或许对今天处于浮躁中的我们会有点启示。

齐白石(1864-1957)出身贫寒,做过农活,曾居于湖南省涟源市杨市镇。1877年,跟随叔祖父学过木匠,次年改学雕花木工。从做木匠期间的自学绘画,到27岁拜师学画,五出五归的游历创作,8年的故乡幽居,齐白石保持着一贯的勤奋和虚心,在绘画上一直锐意进取,从未停歇。

为什么说画画不是熟练工?你今天画得好,明天不一定能画好,后天或许画得更差了。有人早年画过成名作,后来干脆不画了,这样的例子也很多。

一条蓝围巾

央视《百家讲坛》栏目主讲人吕立新(微博)语出惊人:齐白石57岁当北漂,比一千个杜拉拉更励志。此话讲的是,1919年春天,57岁的齐白石第三次进京,成了一名正式的北漂。

画画之所以很迷人,画画的人可能都有另外一种感受与体会,什么体会呢?前提是你身体好,吃好喝好了,没有人事来干扰你,夜深人静,画着画着,你也慢慢地沉静下来。这个时候,那种静谧的状态会牵引你进入到一个仿佛禅家说的入定的状态里,然后妙笔生花、心花怒放、犹如神助、神来之笔、鬼斧神工,最后甚至可以惊天地、泣鬼神。

而今这个年代,快速已成了普遍的需要,坐火车要高铁,发信要用快递,吃饭有了快餐,学外语有速成,连结婚都有闪婚。人们似乎已经没有了耐心,浮躁焦虑刻不急待,恨不能明天就成为大师,已经成为今天的许多艺术学徒们的白日梦。君不见在追求个性的旗帜下,刻意的描摹已经难掩原形毕露的拙劣。就如电视广告甚至电视剧中,那些港台明星们走调的普通话发音,居然成了一种言说风格。让本土的大陆演员拿捏着做作地使西施学起了东施。现今的有些刊物上那些幼稚、恶俗的画作,实在是缺乏修炼的结果。拙劣不是风格!

初到京城,齐白石在琉璃厂南纸店卖画、刻印。但起初并不顺利。书画圈网小编查阅资料发现,他的画价只有同时期画家金城、陈半丁、陈师曾的一半。一幅扇面标价仅两块银元。后来,齐白石结识了陈师曾。在陈师曾的劝说下,齐白石改变了沿袭八大山人的画风,开始衰年变法,向吴昌硕等人学习,后自创红花墨叶派。

过去一个秀才半夜作诗,每想出两个好句便很得意,对着镜子给自己作揖说:老兄,我太佩服你。

张培成水墨作品

他同时学习诗文书法,游山川名胜,作幕僚寓客,日后终于成为了诗、书、画、印俱佳的大师。他将中国画传统与时代精神融合得完美无瑕,使中国画得到国际的重视;他朴实谦虚、自信自强的精神,使他的作品刚柔并济,工书俱佳,不愧为人民的艺术家。

因此,诗书画所以高,它是精神的,可以陶冶情操,洗涤心灵。

近日在报上书评栏读到一则故事很有感慨。讲的是英国当代大画家卢西安弗罗伊德为批评家盖福德作肖像写生,历经7个月,画了四十次,每次三、四小时左右。此书就是批评家盖福德写的发生于2003年11月至2004年7月的为弗罗伊德作模特的这段时候的交往与交谈的记录及这幅肖像画诞生过程的详细描述。盖福德戴着条蓝围巾,但已经画了很久了总不见画布上围巾的影子,有一次忍不住问了起了这条围巾,弗罗伊德说:我一直注意到围巾的存在,现在我用很多种不同的颜色画你的脸,因为等到围巾一画上去,脸上的色调就会变成单色,二个月后他终于要画围巾了,只见他四、五次在调色板上寻找蓝色,但每次笔将触到画布前,他都会摇头轻声喃语不对、不是这个最后放弃围巾,画起背景。回家后,他将此事告诉妻子,妻说你有两条蓝围巾,色彩相差半个色调,今天你围的正是另外一条。至此我们不得不敬佩画家对色彩的敏感与对画面和谐的严谨态度。或许我们现在许多人已经不屑于这种严谨。这喧嚣的世界已容不下这份平静与淡定。人们更关心的是运作与谋略、资本与权力,它会让你立竿见影,尽管可能过后会分文不值,但这实实在在的银子还是诱人。所以说到底还是你人生追求的是什么?终极目标将会决定你的态度。

《咫尺天涯山水册》 齐氏大写意山水的代表

大家都是富有经验的画家了,我刚才讲的感受不是封建迷信,也不是玄学,我讲的那种入境或者入定的感受是真实存在的。一个人烦躁的时候,与安静下来的感知是不同的,烦躁的时候可能只有心乱如麻,而入定之后你可以感知到另外一个时空的存在。每当那个时空被你感知的时候,你可以信手出笔,而且笔笔到位,怎么画怎么对。

张培成水墨作品

本次上拍的《咫尺天涯山水册》创作于1931年,共12开,每开31.535厘米,堪称齐白石大写意山水的代表。本套册页上世纪50年代曾在欧洲四国展览。此作上款人寅斋为文素松,以碑帖、文物收藏鉴赏闻名。书画圈网小编查阅资料发现,这套册页在1994年秋拍释出,517万元的成交价当时便创造出齐白石画作拍卖的最高纪录。

绘画的法度里还有一个说法,就是顺势而为,一旦你安静到入定的状态,无论是章法、构图、笔墨笔触、水分颜色,笔笔顺当。当你心乱如麻,一定是下笔即错。问题出在哪里?问题出在心乱如麻会让你处于逆势之中,所谓大逆不道,道还有说的意思,心乱如麻的时候你说话都会犯错,更不要说画画。所以一幅好画,怎么看都是顺畅的,但凡看起来别别扭扭、磕磕绊绊的画都不是好画。

生动与修饰

此册自署标题者八幅,即《朝阳》、《放牛图》、《苍海烟帆》、《阳羡山水》、《月明人静时候》、《雨后》、《荒山残雪》、《柳浦秋》。未署标题的四幅,根据内容可命名为《古木寒鸦》、《荷塘游鱼》、《沙渚鸬鹚》、《山上人家》。册页的题材,大体源于白石老人的远游印象和家乡记忆,画法则来自在前人图式和写生基础上的创造。

还有一个成语说得意忘形,这个成语在日常应用的时候往往被当作贬义,但画家恰恰最需要得意忘形这个状态。意,不仅单指意思,意字的意思还有意韵、意境、生意、传神写意等。我们常常要写生去,这个生不是陌生,或者你不熟悉的意思,写生的本意,也不是简单地描摹物一个形状或者动态,写生,是要写出被写对象的生命意象,写出对象的生意来。

前一阵在画几幅尺寸稍大的画,刚开笔时激情涌动、恣肆纵横,但随着步步的深入,却越发平淡,四平八稳、日趋乏味。思其原由,还是一个生动在其间作用。刚开笔时,情与形融为一体,奔腾笔端,画面处处充溢着生命力的萌动,此时以所谓的写意来概括真是贴肤之切。然而一旦深入时关于绘画的种种规矩法则都会横于你的眼前,让你理性地去修饰这种种生动却并不一定完美的笔痕墨渍,于是灵气让位于技术,生动被道理遮盖了。不久前我又一次去敦煌一带走走。在敦煌市博物馆看到了一些敦煌佛爷庙湾墓出土的西晋的彩色画像砖,真是震撼。那种用笔的率性、爽朗、利碌无可挑剔。肯定浑厚的笔致早已超出了对形的一种描摹,那种舞动的节奏,黑白疏密的节律无不透露出形式美的灵光。这些杰作出自于民间画工,质朴构成了作品最主要的品格,大方、自然、生动使其生趣盎然。它拒绝矫饰、拒绝雕琢,但它不排斥堂堂正正、不排斥器宇轩昂。它要的是浩然之气,而决非雕虫小技。这些民间画工的气度来自于真诚,来自于朴素。这不禁又使我想起同样来自民间的大师齐白石。在早年无甚名声之时的《借山图册》就已经处处显露出超凡的智慧,这些山水景色是他家乡周围所见,是他数度出游的亲历目睹。而他的作画是一种表达,所以这些画中少见历朝历代的山水图式及皴法,有冬心的古拙,但又不是冬心的图式,更何况从他的《白石老人自述》中似乎觉得此时他还很少有机会能看到金农的画作。而那些摹金农的画作是在此图册创作时的15年之后。然而让我惊奇的是这些摹作与他15年前的《借山图册》很为相像。从而我们可以看到大师面对大千世界时不谋而合的机警与选择。金农是文人而转入绘画的。齐白石是先木匠而后拿起画笔的,虽为匠人出身,但是从其自述中处处印证着他对诗学的勤勉与精进。正是这种修炼使其的作品出笔不凡、气格高雅。

《阳羡山水》

生意这个说法本来的意思是说生命蓬勃、充满生机的意思,后来,我们把做买卖叫作生意人。这样来理解生意显然是片面的。买卖不能等同于生意,比如买卖贩毒,贩卖人口,这种买卖是犯罪,这种买卖是找死,这种买卖所以不能叫生意。

生动空灵是画的灵魂,我们可以不要四平八稳、不要面面俱到,但是不可不要生动。

《阳羡山水》画的是阳朔。1905年,齐白石游阳朔,留下了深刻印象,曾有诗纪其事:桂林时候不相侔,自打衣包备小游。一日扁舟过阳羡,南风轻葛北风 裘。桂林山水与齐白石独具一格的山水创造有很大关系。他曾写道:逢人耻听说荆关,宗派夸能却汗颜。自有心胸甲天下,老夫看惯桂林山。曾经阳羡好山无, 峦倒峰斜势欲扶。一笑前朝诸巨手,平铺细抹死工夫。意思说,他画山水不承宗派而师造化,也不喜欢清代画家的平铺细抹死工夫。他胸中自有甲天下的 山水,而这胸中丘壑多来自桂林和阳朔。

所以,要复兴民族文化,我们首先是要纠正已经被误读的常识。

张培成水墨作品

《沙渚鸬鹚》

说到误读常识,问题似乎很宏大、更复杂。常识不仅是一个民族几千年来积累起来的生存经验,常识更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基石。常识本来是每个民族、每个家庭,或者每个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沙渚鸬鹚》是齐白石爱画的题材之一。这可以追溯到1904年。那年,他跟随老师王湘绮游江西,在途中见到沙洲上的鸬鹚,以后就常画这种水禽了。鸬鹚 俗称鱼鹰,能潜水捕鱼,各地渔人都喜欢饲养它们。白石画鸬鹚,大抵配以秋水、沙渚,有时还以柳岸、农舍、远山、落日作背景,是山水画,又兼容了花鸟画 的因素。秋色空明,水天一色,鸬鹚嬉水,这是一幅多么自由惬意的美景!

日常生活,我们或许想不到常识这个词,但是常识一如空气,时时刻刻与我们相伴。常识误读之后,和空气被污染一样严重。常识一旦被误读,这个民族会陷入思想意识的混乱与迷失。比如,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们民族的一切努力和奋斗只以赚多少钱为目标,按照佛家的说法,这个意愿与发念本来就是错误的。

《苍海烟帆》

如果一个画家的终极愿望,只是为了卖画挣钱,那么这个画家的人生意义跟山西的煤老板没有什么区别。再说,一个画家卖得再怎么好,也好不过一个普通的煤老板。这是从大处看常识。

《苍海烟帆》一类作品,以立轴为多见,描绘画远近风帆颠簸于浩渺的波涛之中。1902至1909年间,齐白石应友人之约,离开家乡,远游西安、北京、天 津、上海、桂林、苏州、广州、钦州、北海、香港、肇庆、安南等地。那时的中国,还没有公路交通,人们出行主要靠水路。从湘潭到广东,先从湘江到武汉换轮 船,然后沿长江到上海,再经东海、南海,转道香港才能抵达广州。齐白石几度过湖渡海,南下广东,扩大了心胸与眼界,也尝到了晕船和异乡漂泊的滋味。他晚年 画《苍海烟帆》,表达的却是乘风破浪、勇往直前的豪情。

从小处看常识,举例我们现在喜欢说双赢,两个人打斯诺克,忙乎一晚上没有分出输赢来;四个人打牌,最后都说自己赢钱了,输家是谁呢?灯泡熬一夜,最后的输家是灯泡?所以说,双赢是没有的事,非要说双赢,一定是合作的双方有一方在妥协。

《柳浦秋晴》也得自远游。1903年春,他随友人夏午诒从西安到北京,过黄河柳园口,看到这种景象。画面描绘乍寒未暖时候,溪水解冻,缓缓流过苏醒的土 地,细秀的柳枝尚未生叶,却已勃然有生意。胜为死后更生之意,画家歌颂的是春天带给大地的新生。用赭石、没骨方法画黄土地,留白者为溪水,再用浓淡墨勾画 柳枝,简洁之极,却活现出早春景物的特色,这是齐白石的独造。

本来是说意字的意思,刚才扯远了。回来说意这个字。

《荷塘游鱼》

意这个字,在中国文化里,几乎囊括了最高的品质,中国说写意画,充分说明了意的旨要和重要性。写意,不是说写个大概其,意,体现了一种品质与格调。

《放牛图》、《古木寒鸦》、《荷塘游鱼》等作,与白石老人对家乡的印象有关。他幼时做过牧童。48岁时就画过古木寒鸦、荷塘游鱼。晚年居北京后,他思 念家乡,所画与所写,最多的便是家乡的自然风物和人情风俗。一次游西山,在路上望见牧牛的人,便口吟一诗:万柳枝疏见草坪,满天云雾失清明。牧童手有犁 牛在,只有农家心太平。只有农家心太平,这是白石老人心情特别的地方:他年近六十才因避乱和生存之需定居北京,但他始终不习惯充满斗争的大都市生活 和人际关系,总觉得落日呼牛见小村的日子太平,所以常用寒夜孤灯砚一方来形容自己的心境。《放牛图》中桃花春牧之境,《古木寒鸦》中斜阳古 树看鸦归,《荷塘游鱼》中清池荷底羡鱼行的诗意,都曲折反映着他这一特别心理。

我们经常会说起古意这个词,所谓古意呢,不是指时空,古意的指向也是说一种格调与质地。可见意这个字的意思,在中国文化背后隐藏了极为丰富的用意。

《月明人静时候》

意,在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理解,境界不同,对意字的体味也不尽相同。

《雨后》、《月明人静时候》,都是近距离取景,构图极别致。两幅画所用卧笔横点画法,大抵从米氏云山变化而来。生活中获得的山水意象,经过改造的传统 画法,在这里自然融为一体。《荷塘游鱼》以平远构图描绘池塘,近景有鱼,中景为荷,远景为平坡土岸。这种景象,在齐白石家乡随处见到。小荷才露尖尖角 的远景荷花,在画法上借鉴了金冬心,但其素朴的诗境,又是齐白石自己的。

梁楷理解的意,与范曾理解的意,出入肯定会很大,因此梁楷留下了《李白行吟图》《泼墨仙人图》,范曾能留下什么?《老子出关图》能不能留下来?结果留给后人去评说吧。

这套册页画白石老人目之所见,心之所想,情感真挚,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决不同于缺乏真实感受的摹仿之作。那池塘蛙声,那柳下的牧牛,水乡特有的鸬鹚,江上的远帆,树上的寒鸦,一件一件,都化作了他笔下的有灵。正是在这样饱含情感的思念,白石的草草数笔才能勾的起观者的心神,与他一起,同游湘潭的月色,和他老宅门前的流水落花。

关于画画的事,前人给我们说了很多很多了。问题的关键不是听谁怎么说,问题在于我们自己怎么想、我们自己怎么做。如果自身缺乏思考与判断,庙一多,各路神仙自然多,别人怎么说,我们怎么做,最后只好瞎忙乎一辈子。

《咫尺天涯一齐白石辛未山水册》背面的印记、法文

不论做什么事,最可贵的就是要坚守,画画尤其是。但,哪些东西值得去坚守?哪些东西要抛弃?这个选择又很难。

1931年,齐白石已进入创作盛期。所谓盛期,是指老人衰年变法后,艺术上全面成熟的时期(约3040年代)。书画圈网小编网上检索发现,他这一时期山水画的突出特点,一曰简少物象简少,突出主体,省略琐碎,以勾勒为主,不用复杂的皴法。二曰新奇构图、造型、笔墨、色彩、点景人物,都奇异不同寻常。白石钦佩有有奇思的 石涛,怪绝伦的金农,自己也主张扫除凡格。三曰粗拙他自嘲咫尺天涯几笔涂,一挥便了忘工粗。但实际上能做到粗中有细,拙中有味。此册充分了这些特征,堪称齐氏大写意山水的代表。

艺术不像科学技术,很多数据、指标可以按照科学规律来衡量。尤其是绘画,很多画家,在别人看来很多问题、很多缺点,但是,很多高明的画家恰恰可以把自身的缺点转化成为优点与个性。

《咫尺天涯一齐白石辛未山水册》受赠人:文素松

传说,清四僧里石溪比较脏乱差;传说,倪瓒太干净、有洁癖。这两个人,恰恰能够把自己的问题与缺点转化成优势,最后形成了鲜明的、与他人迥然不同的绘画语言。

文素松(1889年(一说1890年)1941年),字舟虚,号寅斋,江西省萍乡人,室名思简楼。文素松为著名武 官,却以碑帖、文物收藏鉴赏知名艺林并享誉至今,文氏与清末民国金石考古、书画篆刻界往来极多,诸家藏碑多有文氏题跋,见解不凡,颇受称道,是著名碑帖鉴 赏收藏家。著有《金石琐录》、《汉熹平石经碑录》、《寰宇访碑录校勘记》等。

所以,要坚守的不仅仅是自己的优点,甚至自己的毛病也可以来坚守。中国的道教说有无、禅宗讲虚实,有无和虚实如同说优点与缺点,因此,一个人的长与短,也要辩证地来看待。

12

举例金冬心。

金冬心本来是一个小文人,所谓小,是和唐宋八家来比较。金冬心没有苏东坡那样的履历,当然,金冬心也就没有苏东坡那样宽博的胸怀。苏东坡可以写《赤壁赋》,金冬心的关怀没有那么大,金冬心关注山上忽然冒出新笋了,他琢磨拿新笋配五花肉还是配咸猪肉更美味,金冬心写不了《赤壁赋》那样的文字,他可以写一点怎么给菖蒲过生日。

苏东坡说的致广大、尽精微。今天来解释,大概意思就是,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简单地来解释致广大、尽精微,拿齐白石的画也可以来形容,一棵写意的大白菜,配一个小工虫。浅显地去理解致广大、尽精微,大约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了。

致广大、尽精微,在苏东坡眼里肯定不是这么简单的。致广大、尽精微,这六个字,往远处想,可以渗透到整个的社会生活里。为人处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处处都会用到这六个字。

刚才说画画要坚守,依然拿金冬心来举例。

如果把金冬心单纯以一个画家来衡量,他的资格最多就是一个地市级美协会员吧。其实在清代,金冬心的身份与地位也就是那样一个局面了。金冬心没法与四王比,也不能与四僧比,金冬心当时的状况甚至连郑板桥都不如。但是,金冬心又是独树一帜的。

有了齐白石,吴昌硕似乎不太重要了。但是没有人可以取代金冬心,金冬心的意义,没有其他人能代替。

金冬心首先是个读书人,他诗文好,与四王或者四僧比,金冬心的文采显然是可以胜出他们的。金冬心不仅诗文好,书法也出奇,他受民间酱当铺招牌字所启示,发明了写漆书。我本人不太喜欢金冬心的漆书字,我更喜欢金冬心的楷书与行草。

金冬心画不了四王那样的大丘壑,也画不了八大《河上画图卷》那么恢宏的大花卉。金冬心虽然画过不少花卉图,但他很少敢画鸟,当然,这样的局限也没有限制了金冬心,有人关怀大,就有人关注小。说一句良心话,能把花花草草画好就很难了。

金冬心的视角在于微观与微妙处,他画草,驳岸、坡角,有一株草忽然被他关注到,他可以把这棵草画到死去活来的。

金冬心早年没有经过太多的绘画训练,他的绘画意识完全是由他的文质、文心、文思而勾引起来的。

不光是金冬心,金冬心之前的很多文人画家也是如此进入绘画的。读书、写字,写烦了,开始信手画,一片叶子、一朵花、一棵树、一块石头,文思不足以表达的意境,他们开始用绘画的方式来传递。

中国文人画,是由文思和书写这两个基本元素构建起来的。尤其是书法,世界上还没有另外一种文字可以与汉字相比肩。

英文字母的书写样式也很多,但英文字母的体例再多样,最后归于是装饰,装饰是属于工艺范畴的,与汉字书法的精神没法比。

三十年以前,判断人品、选拔干部的基本前提是看你写的硬笔字。字如其人,见情见性,由此可见。中国人把书写汉字已经上升到可以评判人格的高度了。

汉字除了表意、象形外,每一个字又有真、草、隶、篆等体例。汉字的不同体例、不同书写方式,里面同时涵盖了最基本的造型方法。

我们在日常的阅读或者书写时,很容易忽略每一个字的造型与表情。但,一个真正的书家,看待每一个文字的心情与思考和常人是不同的,文字在他们眼里有生命、有血肉、会呼吸。书法里写一个点,这个点怎么点,古人总结说:巨石落水、象走泥潭。写好一个点,就要凝聚这么大的心思、力量与想象。从形容一个点,便可以看到汉字书法的博大与精深。

汉字不同字体,与国画所说的笔法是一脉相承的。以书入画、书画同源,也充分说明了汉字书写的笔法与国画笔法的姻缘关系。

所以说,文思与书法,构成了中国的文人画。

回来再说金冬心。

金冬心这样的画家,起初就是觉得自己文采好,书法也不错,加之稍稍有一点形象思维才动手画起来。过去国画很在意笔法,所谓笔笔见笔是也。有了笔笔见笔的功底,加之很少的形象思维,完全是出于真的性情,金冬心开始逐步步入了画坛。

金冬心虽然是一个终身布衣的小文人,可是他的内心世界很丰富,他好像一粒黍、又好像一片叶,正所谓一黍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别看黍子小,在古代,黍子是作为度量器来计量单位的,一黍为一厘,十黍为一寸。历代把度量衡器看作是大事,度量衡器不仅代表了一个王朝的规制,更代表了公平与天地之良心,但是用以度量、计算尺度的标准,古人选择了一粒黍。

苏东坡说致广大、尽精微,金冬心刚好与之相背而行,金冬心是尽精微、致广大。佛说一黍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以小见大,也恰是金冬心的世界了。

假如拿歌唱来比喻,金冬心好像刘若英。

刘若英唱歌的天资并不占优势,但是她会用内心与真情来倾述。把歌唱到这样的境界时,人们所感动的往往是歌者的内心与情感,歌技、嗓音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东西了。

刘若英的唱歌方式,某种程度上好像文人画。

金冬心画不过四僧四王这批人,他自己就得想办法。他利用自身的优势,他的优势便是文思、书法,以及用真心来表达。

人看起来都差不多,画看起来也差不多,但是,是否出于真诚与真心,明眼人可以看出来。是否出于真诚与真心,最后会决定你的成功与失败。

金冬心的真诚与真心几乎在他的绘画里处处可见,按理说他这个人的性情是俭朴的,他画画的能力也不太大,画梅花画一枝两枝就足够了,可是他画梅花简直就是一树繁华。枝干横斜、繁花如枳,梅花呢,一朵一朵,阴阳向背,一丝不苟。金冬心画过一开《金碴银碴唱落梅》,碴就是碎渣儿,意思是飘零的梅花好像一片金,又好像一片银。金冬心画落梅,花瓣都解散了,偶尔还剩一瓣,与花蕊依附在一起,被风裹挟着,从树干上飘下来,意境零落,好像一个怀抱婴儿的母亲在流浪。

金冬心那个花蕊画得仔细啊。怎么形容呢。还是用死去活来比较准确吧。

金冬心的耐心和仔细,真的是尽精微。

有一年,我和于水、王祥夫去大觉寺看玉兰,大觉寺有几株古玉兰,如果要画玉兰,大觉寺的玉兰就是最好的粉本了。

那年春寒,五一前,大觉寺的玉兰才开好,喝着明慧茶院的龙井茶,看着古玉兰,恍若三千宫女、七十二粉黛,这样的想法是不是有一点堕落呢?

王祥夫问我玉兰开几瓣?我又问他开几瓣?于是下赌当茶钱。王祥夫说十一瓣,我说肯定是九瓣。金冬心画玉兰,有一句题跋说得很明白:仙葩九瓣玉玲珑。于是到玉兰树下数花瓣,一数,正好是九瓣。

北京画院的玉兰刚开过,估计也是开九瓣。

如果不是广玉兰,或者辛夷花,内陆的玉兰都是九瓣开。辛夷长得像玉兰,花形和玉兰差不多,但是辛夷花的根部是胭脂色。很多北方人把辛夷也认作是玉兰。广玉兰,或者辛夷花到底开几瓣,金冬心没说过,我也不清楚。

金冬心仔细到不仅数花瓣,他还写过诗说数花须,花须就是花蕊。

古人没有今天人杂事多,他们闲,闲到给花须来点账。有的花只有一两个花须,有的花须好像马克思,一大把,怎么数过来?南京书画院刘二刚画过几个老头子数花须,有的老头眼神好,距离花树很远就开始数,有的老头眼神差,要翻开花须仔细数。记得刘二刚也引金冬心的句子来题跋。

书店里有几种金冬心诗草或者题画跋,大家闲暇了,可以买一册当催眠药。我等于给金冬心和出版社做广告。

齐白石一个时期专门学习金冬心写楷书,后来齐白石自己说,遇到李北海,写书法才好像找到组织了。

齐白石写金冬心的字后来不了了之,但是白石老头很智慧,他从金冬心的诗文里,学到了一种俭朴文质的精神气质。这样的气质几乎影响他一生。

不久前,北京画院美术馆展览白石画《石门24景图》,每图有题跋。那时白石老人的字学金冬心,题跋的诗文也是金冬心的气韵和气质。

金冬心与齐白石,与生俱来的人格气质很相像,他们这一类人在中国过去的说法里可以通称为寒士。过去称寒士,不是说缺衣少食,也不是缺医少药。比如倪云林,他家是大富豪,可是他不惜财,千金散尽,放浪江湖,孑然一身。所以倪云林是真寒士。

寒字包括了俭朴、孤傲、冷逸的意思,意思所指的是一种人生姿态与态度。寒士首先是不与时和、不与官人为谋。但是寒士也要生活,甚至吃的差一点他们也会有意见。

寒士们的世界观是冷峻、超然、野逸的,但在世俗社会里,他们往往比寻常百姓更热爱生活,比如倪瓒有洁癖,他一定不停地刷马桶;金冬心比较闲,然后忙着数花须;齐白石最爱钱,许多的不眠之夜啊,齐白石不睡觉,哗啦哗啦数银元。

我们经常会看到,说谁的画是野逸。什么是野逸?野逸也是经常被误读。大街上有一个乞丐,衣衫褴褛,放浪形骸,那个乞丐不能叫野逸。把乞丐叫野逸肯定是演绎杜撰的。朝阳公园的花开了,一大片,也不能叫野逸。什么是野逸呢?假如,忽然,你在大明宫的残垣上,看到一朵硕大的牡丹要凋谢,那个才是真野逸。比如倪云林,才可谓是真正的野逸。

说了很久金冬心,缘由是他几乎没有画过几幅大画的,房子大和房子小可能会有别,画的大小不是很要紧,要紧的是好不好。评判画的尺度是好不好,不是多么大,或者多么小。

现在不少画家办展览,先去展厅看。展厅看过了,专门为某一面墙画一幅,这样的绘画不是为自己内心而绘制,出发点是为一面墙或者为展示效果画,因此现在可以画大画的画家越来越多了,但能够感人的绘画却是越来越少。

谢赫六法里首先说气韵,气韵不仅在中国绘画里很重要,气韵是整个中华文化之灵魂。气韵很神奇,看不到,摸不着,平时,我们感受不到气韵的存在,但我们离开了气马上会死去。

气韵生动、笔精墨妙,一气呵成,都是比喻国画的最好词句。可是,笔精墨妙,一气呵成,这些词句只能送给尺幅不大的中国画。石涛的《搜尽奇峰打草稿》被当作一种象征来传说,但是拿笔精墨妙,一气呵成来比喻《搜尽奇峰打草稿》显然是开玩笑。

不论是石涛、齐白石、八大与徐渭,但凡笔精墨妙的好画全不大。石涛的《陶渊明诗意册》、齐白石的《借山图册》、徐渭客居其侄寓所时画过一套《山水人物册》,都是这几位画家的最高水平了。

北京画院藏齐白石《借山图册》,是白石老人一生绘画的精品,此册1910年画成,那时白石年龄在五十岁左右。这个册页好,不是我自己随便说,白石老人也拿这套册页当珍宝。一是这套册页他五十岁左右就画成了,到他去世,将近又过去五十年,他那么喜欢钱,也没有舍得把这套册页卖出去。二是这套册页他等待了一生都不敢乱题字。

陈师曾帮助过齐白石,白石也会敬重他,再说陈师曾的威望那么大,齐白石曾经希望陈师曾为《借山图册》来题跋。所以,《借山图册》里有一开,陈师曾题:平淡见奇四个字。

可以想象,陈师曾写完平淡见奇四个字以后,齐白石是不太满意的,一是四个字的内容很一般,二是书法也不算很过关。如果陈师曾题得好,白石老人很满意,其余的画一并就让陈师曾题过了,为何题跋一开就没有下文了?

齐白石是想给《借山图册》题字的,从那些已经钤章而没有题字的画来看,齐白石签章的位置大多很突兀,问题出在哪里了?问题出在他给画面上空出了写字的位置最后又没有题。

画国画的人几乎都有过,画,画好了,没有考虑好,把字写坏了,只好再裁掉。画面空白多,裁掉一点不要紧,本来一张小册页,一裁画面就受伤了。再说本来是一套几十张尺寸统一的册页,裁掉一幅,尺寸又不一致了,其余都要裁,亏损就更大了。

齐白石《石门24景图》卖给一个姓胡的人,《石门24景图》与《借山图册》同为一个时期画,然而品质高低,悬殊太大。齐白石舍得卖《石门24景图》,不舍得卖《借山图册》。

齐白石那些大幅的花花鸟鸟是卖钱糊口的,在他一生的绘画里,让我膜拜的唯有《借山图册》了。今天就聊这么多,辛苦大家。谢谢!

据北京画院2014年小品画创作座谈会发言整理

本文由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葡亰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谁能说八大山人过时了,南张北齐画作同场过亿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