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西彭措法,宴前表演

来源:http://www.chuanmingstationery.com 作者:葡亰艺术家 人气:161 发布时间:2019-11-14
摘要:明朝性,州昆山人。少年剃出家,到善知,拜了妙峰大。而且受戒,法席的。後告而去,到山上行陀行。每天十二中持《法》,行甚深禅定。 驰名全国的“鄂州黄鹤攒”,在楼内搂外四

图片 1

明朝性,州昆山人。少年剃出家,到善知,拜了妙峰大。而且受戒,法席的。後告而去,到山上行陀行。每天十二中持《法》,行甚深禅定。

驰名全国的“鄂州黄鹤攒”,在楼内搂外四周几近三百桌的宴席中,除了亲朋好友及城内名门土绅外,便连知府大人也亲临祝贺.成为鄂城人人赞颂的一段佳话。 离“黄鹤楼”不远的“江月楼”已被全包,除了一栋小独楼充做新房外,另两栋则是“降魔星君”及白、柳两女以及柴姑娘师门所居,余者则供远道而来的贺客住宿。 此时在新房小楼客堂中,萧翎钰、白婉儿、楚惜惜主婢三人,正陪着柴员外夫妇及柴姑娘师娘师父“慈心道姑”以及柴姑娘三位师妹闲聊,张守义则立于萧翎钰身后。 “慈心道姑”乃是“峨嵋山云水庵”庵主,也是“峨嵋山”山主师妹,自是内功高深且道法不低,因此似有察觉异样的不时望向白婉儿及楚惜惜两女,而且双手似有意无意的不停比划着口内喃喃默念不止。 而此时白婉儿及楚惜惜两女也已警觉到有一股莫名异像罩涌身躯,使得两人魂魄受侵浮动难以定神,立知是老道姑施法欲察明姊妹俩的底细。 姊妹两人本身道行便不弱,并且皆身得公子体内无阳及龙脉灵气熏陶,再加上皆身习道家降妖伏魔的“伏魔金丹”及降妖伏魔剑、掌道法,早已原形精坚难撼,除非遇到道门道法高深的高人或是仙兵仙器,否则已难现出原形了。 因此两女虽被“慈心道姑”道法罩身,但并不在意的依然含笑与身侧之人低语,但已缓缓施功护神定魄了。”慈心道姑”虽慧眼查知两女并非寻常之人,但也只是怀疑而已,在施展道法后两女依然神光涣发且隐隐散发出一种常人难以察觉的祥和瑞气,因此神色凛然的猜测两女莫非真是如“岳州”百姓口传中的仙女下凡?一旁笑语中的“降魔星君”自是也已察觉到“慈心道姑”施展道法,因此含笑说道:“仙姑来自仙山当知朗朗乾坤中虚无缥缈之净土为数,且各有光明灵台依颇天机,仙姑又何须执着?” “慈心遭姑”闻言一怔,但不愧是道行高深的修道之人,因此已灵光一现即逝的若有所思,且不再心生疑虑的揖手说道:”无量寿佛!萧公子所言极是,贫道受教了。” 在另一侧笑语不止的三位姑娘耳闻师父之言顿时怔愕的转望师父,不知师父为何有此之言?但也不敢询问。 而其中一位年约花信的姑娘乃是“慈心道姑”二徒陈碧云,此时则笑对“灵幻玉女”及“灵影玉女”笑道:”白姑娘、楚姑娘,据愚姊所知传闻中两位竟已功达凌波虚渡之能,实令愚姊惊羡敬佩,但不知两位妹妹能否施展神技让姊妹们一开眼界了?” 另一位年约二九年华的美貌姑娘,则是“慈心道姑”四徒,也就是“独尊山庄”宇文庄主的幼女宇文玉娇,因为其兄“多情公子”之故,芳心中对两女隐有敌视之意而甚少开口。 大师姊如今已下嫁对方其中一人,自是不便显出仇视之意,当耳听二师姊之言后也想见识对方竟有何能敢不把“独尊山庄”放在眼内。 因此也随即应声附和说道:“对呀!听说不但两位姊妹功如神人,便是两位李侠士也是功力非凡令人称羡,但不知两位姊姊及李侠士能否施展神功容小妹等一饱眼福?” 白婉儿及楚惜惜两女如今被公子在众人之前称为并肩游历江湖的红粉知己,无形中已提升了两女在众人之前的身分,虽在芳心中依然是自视为婢,但在外人之前已有了自尊。 因此耳闻陈、宇文两女之言虽芳心中雀雀欲试,又顾及公子及柴员外夫妇两人在场,怎敢不知礼数的施展什么薄技?正与柴员外夫妇笑语中的萧翎钰也曾听清两女之语,原本并未在意起哄之意图。 但忽然思及张氏兄弟俩当初便是因被人轻视而羞惭离去,再加上宇文姑娘家的“独尊山庄”与自己一行人曾有冲突,因此便含笑说道:“婉儿、惜惜,今日乃是守仁的大喜之日,难得有此相聚一堂之缘,既然如此你俩何不尽力献技博人一笑!” 白婉儿及楚惜惜两人闻言顿时正中下怀得心花怒放,因此立时笑颜应声并互视传意,接而两人也示曾起身离座便各自伸出一支柔细白嫩的玉掌虚空按去。 柴员外夫妇及“慈心道姑”师徒等人尚不明其意时,倏觉堂中涌起一股柔和之气,未几便见半空中逐渐凝聚出一些水珠且逐渐聚合成两颗小水球虚空晃动。 “啊?凝气成珠……” “啊?……好功夫。” 映烁灯火的水球愈聚愈大,忽然两颗水球扭转变形,有如变戏法般的化为两尊透明之状的女子,竞在空中相互追逐戏耍,接而又见两人手中多了一柄小剑,在空际有板有眼的施展出“伏魔二十四剑”相互套招。 “啊?…还会施展剑法?” “唉呀?好厉害哟……” “咦?这……这是什么剑法?好玄奥……” “无量寿佛!想不到两位姑娘功达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而且施展的剑法竟内含八卦之机,莫非两位姑娘出身也属道门?” “灵幻玉女”白婉儿闻言立时开口笑道:“仙姑夸赞了,我姊妹确实深得道门福缘才有今日,因此也自视与道门深有渊源且修习道法,而剑法乃是公子所授,只可惜未能习得精髓而令仙姑见笑了。” “无量寿佛!两位……道友客谦了。” 此时空际的两尊水人已然收剑躬身,并在众人的喝赏叫好声中逐渐蒸散化为水气消逝无踪,但满堂喝采依然未止。 此时“降魔星君”萧翎钰续又朝身后张守义说道:“守义,你也去施展些看家本事容仙姑及三位姑娘指教一番吧!” 张氏兄弟俩十余年前便是受“慈心道姑”奚落而羞愤离开柴府,而今事过境迁且张守仁已成为柴姑娘的夫婿,因此已无一丝记恨了,但内心中却有一展所学令她们师徒刮目相看不再低视之意。 因此当耳闻公于之言张守义早有腹案的立时应声而出,双手抱拳为礼后便行至右侧小几上的一盆菊花前,伸指如刀的各自削下两支菊花。 光凭这一手指劲如刀削口平整的功力便已使“慈心道姑”师徒五人内心震惊,已然不敢小舰张氏兄弟两人了。 张守义的双手各执一支菊花行功运气数周后,突然身形疾闪如电,手中菊花已化为两团黄光施展出“天雷二十四式”刀法。 霎时党内劲风尖啸中,只见黄花绿叶飞闪如电,竟已幻化为一团黄绿之色的光幕罩佳张守义身影,也未曾见有柔嫩的花瓣绿叶散落些许。 更令“慈心道姑”师徒五人惊震的是那团劲气尖啸的黄光中,竟然无一丝劲风溢出涌罩四周众人,由此可见他已功达束气为屏之绝顶功力了。 就在此时蓦然响起一声大喝道:“着!”随着只见黄光罩突敛,竟化为漫天黄雨射向门侧一面粉墙,在疾骤的连珠闷响中。 只见张守义已威如金刚凛然而立,手中的两支菊花只余数片绿叶及光秃的花梗而已,但在那面粉墙上则被长条花瓣透射成一支张牙舞爪的威猛黄虎。 “好一手飞花打穴之功!” 在“慈心道姑”的脱口叫好声中,三位女徒陈碧云、廖慧心、宇文玉娇皆是芳容惊怔的默然盯望不眨,知晓他兄弟俩竞已功达高手之列恐怕不输师傅了,绝非自己师姊妹所能项背。 在江湖武林中如身具如此之功,只要有意闯荡江湖必然不出半年便能名传武林,然而张氏兄弟俩竟能不争盛名投身张府任职,其心态……师姊妹三入芳心各有沉思时,张守义已然朝堂中众人躬身为礼后,在“慈心道姑”师徒四人的异样目光中仰首阔步行出堂外。 柴员外夫妇虽非武林人,也不懂娇婿之弟的功夫如何?但在爱女师父的赞语声中也猜测出娇婿兄弟俩的功夫必然不俗,因此也极欣慰的笑言不止,深为爱女异疾康复且获佳婿而乐得笑颜不断。 欢乐喜气两日之后的回门之期,张守仁竟双目泛红的串着新婚娇妻及二弟匆匆赶至柴府。原来兄弟俩在清晨时竟不见公子及两位夫人何去?结果在内室桌上发现一张信笺,只见写着:“李氏贤昆仲如唔:须知古汉淮南刘安曾云::人乃天地而生,顺人性合于道,违阴阳迫性命终身可悲。’尔今守仁良缘已结实乃大喜,然两者独此一女别无近亲承欢膝下,令爱女疾复重拾亲情,岂可断然离去违逆天伦?为人婿者属半子之谊,理当承欢两老膝下以慰老汉,甚而侍奉余生安享天年方是,今贤昆仲身负洛阳张府府主副手之职,掌张府各地营生盈亏之责,责无穷贷,人心自中而出非由外人,贤昆仲乃义人也!故吾与双娇俗务无忧畅心云游天下而去。贤昆仲莫慨叹莫神伤,相知于心常在左右而未离,他日自有相见之期!双老及仙姑处且代为歉辞!知名不具” 张氏兄弟两人观罢信笺已然黯然神伤泪流双颊,心知公子大仁大义,为了提升兄弟俩的身分,也为了顾及张守仁新婚之喜及两老惶然无依的悲情而做此不告而去之行。 此情此义?若非大仁大义虚怀若谷之人岂有如此豁达之胸襟?张氏兄弟俩虽是昂昂七尺之躯,但此时却是虎目泛红神色激动得身躯微颤,且双双屈膝跪地伏地饮泣,将满怀忠义之心暗告天地生生无悔。 在柴府中,当柴员外夫妇喜迎爱女回门后,在得知“降魔星君”萧公于及两位仙子竟然不告而别,而其心意乃是欲将爱女佳婿常留府中为伴,因此更是老怀悲喜交集得饮泣难言。 “慈心道姑”乃是俗情已断的修道之人,但此时也已面上肌肤扭曲得难以平复,精光闪烁的双目中也是泪光浮显难制。 至于三位尚云英未嫁的娇徒们更是拥搂着大师姊娇泣不已,芳心中皆对初识未几的“降魔星君”、“灵幻玉女”、“灵影玉女”三人皆有了一种崇高敬意及心服之心,甚而也对大师姊夫兄弟两有了新的评断。 满堂欢乐中,张守仁夫妇及张守义的生活起居自是有了妥善的安置,也使得柴府自此有了欢乐气息洋溢,当然也成为“鄂州城”百姓津津乐道尊为仁义孝悌之范了。 口口口“庐山东南五老峰,青天削出青芙蓉,九江秀色可搅撷,吾将此处朝云松。” “庐山秀出南斗旁,屏风九叠云锦张;影落明湖青黛光,金田前开二峰长。 银河倒挂三石梁,香炉瀑布遥相望。 回崖杳障凌苍苍,翠影红霞映朝日。 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庐山”之名缘自殷周之期有匡续先生结庐于此故名,有“匡庐”、“匡山”、;:庐山”之称,而古名“彭泽”。 其位于南滨宫亭北对九江,左挟彭盘右傍适川,引三江之流而据其汇之交,山岭凡有七重周回约五百里,高岩凌耸峭壁万寻,幽林穷崖人兽两绝。 其虽非五岩之数,但穹隆嵯峨峻极难登,乃是寻幽隐修者垂幕之名山,时至唐开元之期时,山内道观佛寺已达四百之上,而其中最有名者乃是“东林掸寺”、“海会寺”、“归宗寺”三古刹。 “东林寺”位于庐山北麓。 时约晌午时分,在寺院山门前正有三名年轻英挺娇柔俏丽的一男两女,聚精会神的详览山门两侧石经幢上的佛经,且默默沉思佛经奥理。 “噫?公子,这佛家经意竟然与道家略有相似之处,甚而可互通呢” “咭!婉儿姊你可知佛家远从天等东传历经数百年后,为迎合汉人根深蒂固的道家思想,便将部份道义融汇为一,故而其中相似之处甚多。” 身穿一雪一赤的美貌姑娘笑语时,另一位英挺双十青年也已含笑说道:“嗯,惜惜你说得没错,我刚才详研其部份经意后,确实发觉其与道家有部份相似之处,只其内有些法名略有不同罢了,尤其无我之义与道家者祖太上老君的无为之义更有异曲同工之妙,皆是以灵台虚空清神静心为旨。” 三人正是“降魔星君”萧翎钰及“灵幻玉女”白婉儿、“灵影玉女”楚惜惜。 正当”降魔星君”萧翎钰笑语之后,突听由寺内传出有如暮鼓晨钟般的悠扬佛号,顿令三人为之肃然。 “阿弥陀佛!……” 佛号余音未止,只见由寺门之内缓缓行出一名身披金黄红格袈裟的银须瘦小老僧,身后另有四名手执禅杖身穿同式袈裟的老僧,再后则是八名身穿黄袈裟的老僧。 “阿弥陀佛!三位施主远道而来便是与我佛有缘,但不知……噎?孽障,你俩不在深山修行竟幻化人形迷惑凡人不成?这位施主……” “降魔星君”萧翎钰三人原本神色肃穆的静立一侧,然而倏听为首瘦弱老僧声如宏钟般的灌人三人耳内,不由心惊且震愕的疾思着:“啊?此僧竟然道法如此高深,初踏出门便已感应到我三人中两人有异?果然是名山古刹的不凡高僧。” “降魔星君”萧翎钰心中疾思,但已急忙含笑拱手说道:“诸位大师请了,在下与两位知己云游名山胜景途经贵宝刹,大师乃有德高僧岂可妄动嗔念驱人?如此岂不有违佛家无嗔无妄之义?” 为首老僧自行出寺门便未曾睁目,此时耳闻萧翎钰之言蓦然双目微张.立见两道精芒一闪而逝的续又口呼佛号说道:“阿弥陀佛,小施主,老衲净灵忝掌住持,并无歧视得道异类之意,然朗朗尘世中万物皆有来去依归之地,并非可自恃道行无束轻涉不该涉足之地,以免在凡俗尘世惹出劫变伤及世人,小施主虽非世俗常人之辈,但当知人兽有别,岂可混进同处沾惹是非?” “大师,佛家有曰:善恶皆有因果,世间无常、缘起皆出自秽土之中,唯有清明灵台为净土,而世间万物皆始于尘世秽土之间,何谓来处?何谓去处?若有,只分为善恶来处,又何有异类之分?大师之言岂不执着?” 倏然一片响亮佛号出自五位银须老僧之口:“阿弥陀佛……” 五位老僧此时皆张开精光闪烁的双目注视着萧翎钰,半购才听“净灵大师”沉声说道:“阿弥陀佛!小施主慧根灵智、语出禅机,诚乃我佛中人,然小施主当知两位女施主恃幻化之体涉足凡尘人世,此已违逆天机必将劫数环绕临身,如此岂不有损道基?” “降魔星君”萧翎钰闻言再度说道:“大师,世上万物同出秽土,而秽土也属万物所有,异者只异于形体何来违逆天机?天机者天机,其自有顺应天机者入世应劫,又何有异类之分?只要大师心观善恶何须执着形体?”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小施主实乃应天而降之佛陀,贫僧受教了。” “净灵大师”合掌揖礼后,随即转望两女肃然说道:“两位道友恕老衲灵台未清过于执着,诚如小施主之禅机两位应是应劫历尘,者袖自当为两位梵呗功德消救劫数造福世俗。” “灵幻玉女”及“灵影玉女”两人原本心中对”净灵大师”微有不满之心,但此时闻言已然嘎色尽消的同时福身为礼笑说不敢。 “灵幻玉女”白婉儿说道:“大师客谦了,我姊妹俩承蒙公子福荫托蔽而得道基,且秉承天机侍奉公于涉足尘世行功德,只要执善而为便是大劫当头也无畏,因此大师当可放心便是了。” “灵幻玉女”语含敬意而言,但“灵影玉女”楚惜惜却嘟嘴笑道:“大师奉佛虽有善念,然而却少入世行功德又何来佛祖净土之说?佛曰:人世即出世,大师不入世岂知出世之机?故而大师确实执着了。” “净灵大师”闻言一怔,但随即日呼佛号道:“善哉!善哉!老衲自幼剃度为僧至今已七旬有余,然女施主一席当头棒喝之言方悟往昔侍佛如空!” 话声中似见他头顶灵光交烁,并见他朝身后四名老僧笑说道:“四位师弟,寺务就此由净台师弟掌理,小兄则将行脚尘世度功德!去也!去也!” “净灵大师”合掌揖礼后尚不待众僧开口便转身行往山下,顿使合掌瞑目静立的十二名老僧俱惊悟得连声口呼佛号不止。 另四名黄红袈裟老僧也一一开口说着:“师兄……”“阿弥陀佛!师兄……” “师兄慢走,小弟与师兄同行……” 此时另一位方脸者僧深深望了两女一眼后,便合掌为礼说道:“三位施主乃本寺有缘之人,今得三位禅机而令贫僧师兄弟五人开灵度光受惠良多,在离去前贫僧且赠两位女施主一言,两位当有五行小劫即将临身且需多为注意。” 那老僧话落之后立时紧随已然一一离去下山的三位师兄弟之后,以入世为出世行功德造福世人了。 萧翎钰设想到自己与两女的短短几句话,竟会使四位高僧毫不眷恋的离寺他去?因此内心中既愕且奇的细细沉思其中因果,终于恍悟善及于行空于念,只思未行非真善,有思有行为小善,不思而行为大善之因果关系。 萧翎钰及白婉儿、楚惜惜三人默然沉思良久,待思绪已平回过神来时,却见寺门之外只余自己三人,而那些老僧则不知何时离去或进入寺内?仿佛方才乃是虚幻之景。 但此时萧翎钰内心中却为那位老僧“净灵大师” 临别之言而忐忑不安,因为五位高僧皆道基高深,其所言必有所因,因此内心中极欲思研出如何助两女化解劫数陷身的良策?但劫数何时有?在何处?实乃无能揣测得知。 唯一之策只有叮咛两女尽可能不离自己身周可见之处,如此方能在旁协助两女化解突如其来之劫数而不致遭到伤害。 然而天机劫运岂是每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时刻提防便能防患?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再者,“降魔星君”萧翎钰已逐渐体会天机天心,知晓万物皆有其因果机缘,纵有劫数又岂是凭一己之力便可化解?唉!实乃是因他关心两女安危才有此紊乱之思。

一九八八年春我所工作的无锡书画院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院展。我在北京住了几天。余间去前门游玩,朋友说这附近有座著名的法源寺,寺内还有处僧学院。于是就和朋友们寻找到寺院进去参观游玩。法源寺里面有楼宇僧房无数。回廊曲径通幽,树木花草茂盛,香薰轻烟围绕。还有一块空地,见几位已经剃度的年轻僧人在打篮球。他们把长衫挽到腰间,认真的奔跑着。我信步迈入大雄宝殿,一缕夕阳跟进大殿,照在释迦牟尼和众佛塑像上,金光闪耀。我细观菩萨眼睛深邃黑亮似睁似闭似笑非笑,鼻梁挺直鼻翼宽阔,嘴唇微开,双耳垂肩,身躯丰满,手势脚势交错有形。袈裟璎珞飘带珠宝生动。我看他们他们看我,他们微笑我微笑。这时有位着红色袈裟银白长须老僧走来,个头不高声如洪钟合十口诵阿弥陀佛。观我片刻曰:施主从南方来面善福广与我佛有缘。我亦合掌回礼,你怎知我从南方来,即知我请告诉我,我有七情六欲,浮沉世俗讨生活,体貌不扬、家境般般、心思重重,如何成就。老僧盘腿坐一蒲团示我也盘腿坐一蒲团,之间相距两米,有夕阳照进互相看的真实。老衲有话说,施主请伸右掌观之。有何揭示。施主掌心有字前世修行庙里常伴青灯,今世果报家中亲情福寿全,施主你艺得心得,了了常在,自悟成就。怎样修行在家修行我不会出家出家即在家我面貌体态不美不相看此皮囊之具存下平常心。无挂碍即无挂牵碍。我似乎明了,手拈三枝香点亮,躬身插入香炉,掌心向上恭敬跪拜。布施纸币于功德箱内。老僧亦合掌阿弥陀佛,曰:老衲从峨眉山来此地主持,名弘一有寿八十三。施主下年如有暇再来此地老衲可以为汝讲解经文。今日回首二十余年这段因缘,信之又信。那老僧,那夕阳下的场景,如一图画至今历历在目。昔日在法源寺还请的一本金刚经、心经。这是一本宋体雕刻的字体,毛边纸水印,线装的经书,放在案头时时翻开,读读写写,养生又养眼。然俗事太多为求功利忙碌的再也没有去到法源寺,老僧之约亦成遗憾念想,然心有所属。抄经画佛成为享受。画观音菩萨长线飘飘金银点点种种香,书抄金刚心经细毫潇潇墨迹行行种种花。是心是佛在我家。此生此身佛缘心愿菩提心。一颗种子实实在在的种下了。

化之日,弟子十年後茶毗。至期,舁棺至野,忽自起火,灰。道俗者千人,中出西方境界,有七重、七重、七重行、七池、金沙地、殿,是金琉璃玻璃砗磲赤珠瑙之所。

,有五色光,自龛中。火余,不者二,舌根如,牙如珂,利算。

元朝明本,塘人。15志出家,自己在佛前,燃手臂誓守持五戒。每天的是《法》、《》、《金》等,夜晚通宵行不睡。

嘉靖三十四年,浙江中部遭到日本倭寇。倭寇已登上海岸,一路掠到北新地方。果在杭州佛慧寺,巡胡宗果道行很高,就他出山商量退策略。果:“不必心,三天後倭寇自己退掉。”了三天,兵到中有千神兵打倭寇,倭寇被打得四逃。大家都是果的神力!

珠和尚寂後,真清在皇寺。有一次他背上有病,他,醒就好了。他去南方到了天台山,茅居住。又居在天柱峰,修了大小陀忏六年。有暇就演天台十乘,明空、假、中三。者附的人日益增多。他居士王太初祈,在永明禅室《妙宗》一百天。平每天勤修五悔,密持《》和《梵・心地品》。(“五悔”就是智者大所立五忏悔法:一、忏悔;二、;三、喜;四、回向;五、。夜六勤修。)

又同修每年遇到佛的生日和三元日,就在音菩像前四十八,其中有一:“我今生未,命,疾苦,正念前,心不倒,生。佛法,即悟生。更往兜率院,瞻拜慈氏。然後退位,出生娑婆,度群迷,同登彼岸。(我今生乃至未,在我命有病苦,正念前,心不倒,一那就生在中。佛法即悟入生。然後再去兜率院拜勒佛。之後退位受生在娑婆世界,度生,同登彼岸。)”

明本明,不其所出。居通州嘉寺,梵行清白,勤於。後辍,心土。六念,年弗替。忽微恙,自知至,告,安然而化。香七日。

一夕,琳绮,差,阿陀佛,音至二菩。方展拜,旁有沙,授以一牌。曰,戒香熏修。寤,知中品往生之象也。三十一年正月,抱疾。出所,付五台、、西寺僧。有石者,之曰,吾土熟,境冥,不久世,何乎。

病愈,夙慧。而五台僧至,祝,受具戒。令身法。遂展朗,。已而、涅,悉成。乃老僧曰,吾欲形乞食供,以德。是夜,老僧不知所往。

曾空中西方池成琉璃色,深,就把所境界禀告妙峰大。大:“是行初步修成之相,如果不生取著,就是好境界。”以後性把境界秘藏在心,不跟人。

又率同事,遇佛,及三元日,於世音菩像前,四十八。其一,我今生,未,命,疾苦。正念前,心不倒。生,佛法,即悟生。更往兜率院,瞻拜慈氏。然後退位,出生娑婆,度群迷,同登彼岸。

一天,忽然告大:“我要走了。”然後端坐而逝。72。荼毗舌根不。

明朝本明,不清楚出。他住在通州嘉寺,身心行非常清,年不地法。後有一天停止席,心修持土。此夜拜、念佛。多年也改。

明朝珠,不清楚他的出身。曾游到浙江中部杭州、嘉之。冬夏只穿一套衲衣,靠乞生,居定所,念佛不。人跟他,他稍微答一句,就念佛。後在海,忽然像了狂,近有半月。有僧人呵斥他:“你平都真修行,要世人作眼目,怎能示行?”珠:“那我就走了!”然後要水沐浴後,安然立化。

二十三年秋,延法,小本陀。有易勒上生者。曰,不然。吾陀勒,一身一智慧,力畏亦然。余俾海同悟本性陀,即本性勒。先游土,然後也。

一日,忽告曰,吾矣,乃端坐而逝,年七十二。茶毗,舌根不。

明法祥,字瑞光,姓周,嵊人。少有出世志,老人。示以念佛法。遂出家,居南岳刀峰,影不出山,志念佛,以豆,日夜精勤,不至席,人豆佛。未,成林。

三十一年正月,他生病,拿出蓄交五台、、西等寺院僧。有人他吃,他:“我土因已熟,冥冥中境已前。不久我就要告人世,有什用呢?”

泰定元年,玉主海德藏寺。杭之福、演福。人凝重沉默,精修行。至演,,者不服。帝佛照。

正月七起,他就不再吃,只喝一檀香水,期二十九往生。期跟大家生法,教非常切。到二十九夜晚,他起身告大家:“我走了。”大家:“和尚往生土,得生九品哪一品位?”他:“中品中生。”大家:“怎不是上品往生呢?”他:“我戒香所熏,品位只是中品。”完就寂地寂了。

明明,字,姓魏,稽人。性醇厚默。少不腥膻,常欲出家。弱冠,寺,遇五台眉老僧,若相者,相依弟子。老僧,汝三年後,方可剃。先行苦行,典。

三十八年二月六,他要水洗澡後拜佛。拜完告大家:“瓜子熟也,正落蒂!”大家不知道在比喻什。(他“瓜已熟了,正是蒂落的候”,意思是我已成熟,正是往生的候。)然後他房跏趺坐,叫大念佛,合掌就走了。刀峰前面能到音之。

初有子不能自活,依秀,秀之。久之,不善其所,呵曰,汝真也。何,果其,乘夜秀。初,秀佛洪。再,佛弗,然亦微矣,,佛乃寂。

元宏,字同舟,姓姚,余姚人。幼出家之寺。年十六,剃染,持四分律甚勤。後依半山全法台教。久之,悉通其旨,修法、金光明、土等忏。一日,於定中睹四明尊者,授以犀角如意,自是才日溢。泰定元年,出住寺。

明每天一部《法》、吃。除了三衣一,有其它蓄。人家供他,他手就布施掉了。有人想跟他,只是微笑而已。了30年。

等到他病好了,夙慧然,五台山的眉老僧也了,他剃,受具足戒,咐他身持《法》。他展本朗,有,然後《》、《楞》等都能背。就老僧:“我想形乞食供,答父的恩德。”天晚上,老僧忽然不知去向。

了五天,法,相貌如生。荼毗,香充郁。化骨骼锵锵有。57。

12投靠恩寺的矍法出家。不久就受了具足戒。後在玉蒙法法,博群,深明教。玉感地:“孩子大概是山上的人。”

有一天,他有不高。弟子他什故,他:“我一生持,求生土,道要?”由此更精勤地三年。

到了一天,送者集。雪梅笑著:“你才布施文就想逼取老僧的性命。早!早!”大家也就作散去了。了天,他端坐龛中,寂然坐化。

大德,剃染。明年,分戒。天竺大山恢法,天台教。後往南竺,谒湛堂澄公,澄深器之。至正中,主天台福,又能仁。晚,修,系念陀,夜不辍。

明就去林干很重的活。“楞咒”每天只一字,晚上拜音菩,夜不眠。了三年,咒才完。忽然病七天,全身都痛,好像是在骨。

明朝法祥,嵊人。少年就有出世的志。拜老人,老人指示他念佛法。他就出家,住在南岳刀峰,有出山,志念佛。他以豆子,夜精,不倒,人他“豆佛”。不久地方就成了林。

明朝明玉,是四川人。出家後遍名山、拜善知,苦行卓。他拜《》、《法》,一字一拜。

後,他去天目山高峰禅,禅剃度出家。在父前再三教,大佛法原底。高峰寂後,就在江湖意泊,所到之者都依止。不久回山,在高峰塔下而住。

有一天,他眼向上,大:“我在世的因了!”完就香朝西方,高念阿陀佛。念了一夜,告大:“你不要修行效,我在土的因成熟,三昧已前。”完要水沐浴、好衣服,信告一切相後,合掌就走了。68。

元善,字宗,姓,越之暨人。母神僧授以芙蕖,因而有身。生即能言,或母佛,便合掌和之。

果在走一天,咐徒弟十年後再荼毗(很,再十年才能火化)。到了一天,徒弟抬著他的棺材到野外。忽然自己起火,成灰。在家出家的有上千人,都到上出世界的景象,面有七重、七重、七重行、七池、金沙地、殿,而且一切都是以金、、琉璃、玻璃、砗磲、赤珠、瑙作。

二十五年仲冬,他沐浴好衣服,叫大敲,跏趺坐往生了。提前天,衣服生了一枝白色的芝,比拳大。

元朝宏,余姚人。幼年在家寺生活。16剃度出家,精勤地守持四分律。後依止半山法天台教法。久而久之,天台玄完全通。曾修法、金光明、土等忏法。

有一天,案大笑:“在我不了!”然後拜池大。拜完回到山中,侍者:“你去告徒弟,我明天要走。”第二天徒弟了,他什候走,他:“正午。”然後命令弄好水沐浴,端坐念佛,世音、大至菩,在念到“清大”就口不念。大家到空中在朗“海菩”,香郁,他已合掌往生了(意思是念“清大海菩”一句,他念到“清大”就走了,然後空中著後四字――“海菩”)。

元朝可,不知是哪人。住在嘉定西寺。他建十六堂以修。延年,“慧大”。至正年,病端坐而化。荼毗,牙、舌不。

遂往林,作重。楞咒,日止一字。夜音,不寐。三年,而咒始。忽病七日,遍身痛,若骨者。

後住持集、慈、通等寺。晚年於寺,修念佛三昧。

二十三年秋天,性法《陀》。有人求成《勒上生》。性:“不然。我陀勒,一身一智慧,力畏亦然(就是陀勒同一法身、同一智慧,十力、四畏等量功德也是如此),我和海大同悟本性陀即本性勒,首先游於花土,再。”

明年,官海岸,居民惴惴,丞相之,命即海岸,建水大,入慈心三昧,取海沙大悲咒,遍撒其,足所及,岸固,人神焉。後集、慈、通寺。晚,修念佛三昧。

石城有一尊一百尺高的勒佛像,嘉靖年,佛像金粉落。性佛像重新刷新,又建石殿,和佛像相。感得佛像放光,夜晚明亮如同白。

有一天,他忽然有小病,自己知道已到。告大家後,安然坐化。香七天不散。

大德年,剃度出家。第二年受分戒。不久,依止天竺寺的大山法,天台教法。後去南天竺拜谒湛堂澄公,澄公很器重他。至正年,主持天台福寺。後又往能仁寺。晚年修,系念陀,夜不。

元朝必才,台州海人。母氏奉佛虔。一天夜晚,到梵僧屋,醒就生了他。

石城有百尺勒像,嘉靖,兵燹,金,新之。又石殿,像。感佛放光,夜明如旦。

荼毗,龛中出五色光。完後不的有,一是舌根如花不,二是牙如般白。利。

明朝果,年做守陵指使。之後官不做,在五台山出家,通,悟直指。

天有白虹於山。露地坐龛三天,面貌如生。

延五日,色如生。茶毗日,香充郁,骨锵锵有,年五十七。

明朝祖香,江新喻人。他在山潭寺精修。有位王居士建他居住。祖香:“我某天要回家了!”大家苦留他住,他:“我回的是世界的家。”到一天,朝西方,端坐而往生。法坐在龛中,大抬龛入山。到了山,法自己出火而化。

大提禅宗向上一路,同土,曾:“禅是土之禅,土是禅之土。”了《土》108首,普行於世。

最初有人不活自己,投靠秀。秀接受了他。一久,他行不好,就呵斥:“你真是。”不久人他的同,趁著黑夜打秀。最初打的候,秀念佛的音很洪亮,再打,念佛的音不,但音小了。就是念著佛而走的!

元朝子文,明州象山人,受於北溪法。後主持寺,於教有深的通。平持戒精,跟人好像音不出口。等升座法,滔滔不。

一日,目岑然,即曰,吾矣。乃焚香面西,高阿陀佛,一夜。又告曰,汝等勿修持。吾土熟,三昧前矣。即索浴更衣,相,合掌而逝,年六十八。

紫柏老人感慨地:“生命垂危之佛不,至於腿都打折了,能跏趺坐走,不是50年志、正,怎能到地步!”

珠化去,清皇寺,患背疾,授之,病愈。南游天台,茅居焉。天柱峰,修大小陀忏六年。暇演十乘,明三,者附日。居士王太初,就永明禅室,妙宗百日。居常日勤五悔,密持,及梵心地品。

明明玉,字瑕,姓,西蜀人。出家後,遍名山,叩知,苦行。、法,一字一。

明真清,字象先,姓,沙湘潭人。少人。年十五,生。十九,遘家,遂投南岳伏虎,依珠和尚,剃受具。看字,因舟岸,有省。

至期,送者集。梅笑曰,才布施文,便欲逼取老僧性命,尚早尚早。然散去。越日,端坐龛中,泊然而化。

有一天晚上,他到殿绮、差,到阿陀佛和音、至菩。正展衣而拜,旁有位沙交他一牌子,上面著“戒香熏修”。醒自己知道是中品往生的相兆。

明果,字,一字幻空,不其所出。少守陵指使。已而官,出家五台山。淹,悟直指。游至杭,登座法,天下,缤如雨。

池中出青赤白,白、孔雀、鹦鹉、利、迦陵伽、共命之,奇妙,佛所,有差。俄而天振空,移方。

一日,十六,即就座,入。或和尚,後事未曾付,何遽。文曰,僧家要行便行,莫做俗伎。益切。於是下座,方丈,一一之。即合掌西方,回向,遂逝。,利。香人,日乃止。

三十八年,二月六日,索浴佛,告曰,瓜子熟也,正落蒂,莫喻者。入室趺坐,令唱佛名,合掌而逝。峰前音。

明祖香,江新喻人。於山潭寺,精修。有居士王者,庵延之。香,某日家。苦留。香,安家耳。及期,敷坐,西向坐逝。龛入山,火出自焚。

第二年,官海岸,居民恐慌不安。的丞相非常,宏大在海岸建水大。宏入慈心三昧,取海沙大悲咒加持後,遍撒在海岸上,足所到之,海岸恢固。人都神。

荼毗得到利。香人,一整天才止息。

治德三年,大住在天目山。八月十三,信告法。第二天早起偈:“我有一句,吩咐大。更如何,本可。”一放,就安坐寂了。61。

泰定元年,承玉主持海德藏寺。不久,依次主持杭州的福寺、演福寺。人重,沉默寡言,一心精修行。到演,,者不仰佩服。元帝“佛照大”。

明珠,不其所出。游浙中杭嘉,冬夏一衲,乞食自活,宿居,念佛不口。人之言,略酬一二,即念佛。後於海寺,忽若狂者半月。一僧呵曰,平日行,世人作眼目,何得乃。珠曰,如是,吾行矣。索浴,安然立化。

大德十年,出山主持子院,者都尊“中峰和尚”。不久而去。很多官人他主持浙江中部的名山,他都。

元朝善,暨人。母到神僧她一朵花,就有了身孕。他生就能。母念佛,他就合掌跟著念。

一日,案大笑曰,我今不到去矣。往谒宏公,至中,侍者曰,汝往徒,我明日去。次日,徒至。什。答,亭午。遂命具盥沐,端坐念佛,世音,大至,至清大,即口。空中朗海菩,香馥然。合掌而寂,如入禅定。

一天,定中四明尊者他犀角如意,此大才。泰定元年,住持寺。

明朝雪梅,州人。行奇,不拘戒律,喜吟。嘉靖年到南京,住在恩寺。每次到法,就笑著:“!!”修土,之毫。不久他回到州,住了竹堂寺。80多,忽然告大家,定哪一天要走。僧人他做好了龛。

一天《十六》束,他在座位上跟大告:“我要走了。”有人:“後事吩咐,怎走得快?”子文:“出家人要走就走,不做世俗人的伎。(就是,像富、名、地位、家庭等,是世俗人的做法。)”大家就更加切地求。子文就下座,回到方丈,一一地好後,合掌念阿陀佛,回向完就走了。

後往方游到、杭一,登座法,天花下,缤如雨(就是他法,白天空中降下天花,缤如雨)。

明朝明,俗家姓魏,浙江稽人。性格醇厚默(就是他沉默少言,性情敦厚)。小候不喜吃腥,常常想出家。成年,旁的寺院,遇到一位五台眉老僧,似曾相,就想依止位老僧做徒弟。老僧:“你三年後才能剃,你要先行苦行、典。”

元必才,字大用,姓屈,台州海人。母氏,奉佛,梵僧入堂,而生子。年十二,依恩寺瞿法出家。未,具戒。後受於玉法。博群,深明教。玉曰,此子殆山上人耶。

日法一部。日惟二餐。三衣外,一所蓄。人有施者,得。或之言,止微笑而已。如是者三十年。一日,艴然不怿。弟子故。曰,吾持一生,求生土,耶。於是更加勤三年。

至治三年,止天目。八月十三日,手外法。明日晨起,偈,我有一句,分付大。更如何,本可。置,安坐而逝,年六十一。其日白虹於山巅。露龛三日,貌如生。

元大德十年,出主子院,者中峰和尚。去,官,多欲延主浙中名山,本固不就。仁宗欲致之,不可。佛慈照慧禅,金袈裟,改子院子正宗禅寺。

明朝嘉靖初年,在蒲之固寺背後七多路有一。面的老僧秀是人,精敦厚,每天念佛十多日,早到晚念佛不,有50多年的修行。他念佛行的地方,砌的都凹下去了。有人好了地,一久又凹下去,在在。

明秀,人。嘉靖初,居蒲之庵。日阿陀佛十余,朝夕,五十余年。行之所,砌成坳。人之,久成坳如故。

有一天,突然生病,招弟子指示唯心土的大。有人不了,他就大:“生死!”就走了。是至正十六年三月十,86。

明性,字守庵,姓,州昆山人。少剃,遍知。谒妙峰,受戒,法席。後去,往峰,行陀行。十二中,唯法,行深禅定。於空中,西方池成琉璃色,深,以白妙峰。妙峰曰,此行初成之相。不生取著,是善境界。遂深秘不言。

元可,字中庭,不其所出。住嘉定西寺,十六堂,以修。延,慧大。至正中,疾坐逝。茶毗,舌不。

明朝真清,沙湘潭人。少年力超人。15生。19遇到家有,就到南岳伏虎依珠和尚剃,受具足戒。他看字,因船碰到岸,忽然有省。

明雪梅,州人,奇,不拘戒律,好吟。嘉靖中,游南京,止恩寺。每法,辄笑曰,。修土,。,住竹堂寺。年八十余,忽克日行。僧醵治龛。

七天之後龛,是大天,他的表就如同生前一。往生50。

本既提向上,土。言禅者土之禅,土者禅之土。有土一百八首,大行於世。

七池中出青、、、白各色的花,有白、孔雀、鹦鹉、利、迦陵伽、共命之等各奇的,和佛所有差。不久天空,了一段才消失。

俄疾作,即召弟子,示以唯心土之。或未,曰,生死,遂逝。至正十六年三月十日也,年八十六。

二十五年仲冬,沐浴更衣,命椎,趺坐而化。前日,衣褶中生芝一本,大於拳,色白。

嘉靖三十四年,浙中倭,剽掠至北新。果在杭佛慧寺。巡胡宗,果道高,延出山,商退之策。果曰,毋庸,三日後,自退耳。後三日,士中有神兵千,倭,倭退,皆以果力也。

二十三年正月,忽弟子曰,吾系娑婆七十二年,今矣。遂不食,念佛不者旬日,如洪。,沐浴端坐,持珠念佛,益哀促。已而大,佛佛佛,倒牛佛,而逝。

元明本,姓,塘人。年十五,志出家。佛燃臂,誓持五戒。日法、、金。夜常行不。已而天目高峰妙公,遂剃染。再三咨,大法原。高峰既示寂,本泊江湖,所至者。山,高峰塔下。

元子文,字宗周,明州象山人。受於北溪法。出主寺。淹博教,律甚。人言,若不出口。至升座法,滔滔莫之御也。

元仁宗想致他入京,也答。皇帝“佛慈照慧禅”,而且他金袈裟,改子院“子正宗禅寺”。

二十三年正月,忽然弟子:“我系娑婆已72年,今天我回家了!”以後不吃,不地念佛,大概有十多天。念佛的音如洪。,明玉沐浴端坐,拿著念珠念佛,念得越加哀切、急促。然後大:“佛佛佛!倒牛佛!”音止息,就寂了。

正月七日,粒,唯檀香水,期於二十九日告。生法,谕甚切。至二十九日夜,起曰,吾逝矣。曰,和尚往生土,九品奚居。曰,中品中生也。曰,胡不上品生耶。曰,吾戒香所熏,位止中品。言,泊然而逝。

七日後,龛,值炎暑,容若生。年五十,二十一年也。

本文由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葡亰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益西彭措法,宴前表演

关键词:

上一篇: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海归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