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欣乐风景写生的新体貌,许钦松新体貌山水画

来源:http://www.chuanmingstationery.com 作者:葡亰艺术家 人气:71 发布时间:2020-01-01
摘要:马欣乐的风景写生画以宏伟的气势见长,在写实的形和丰富的色彩中,构建既真实又新奇的景象,表现大自然博大雄浑的精神,追求艺术的大美,在当今画坛独树一帜。 中国传统的山水

  马欣乐的风景写生画以宏伟的气势见长,在写实的形和丰富的色彩中,构建既真实又新奇的景象,表现大自然博大雄浑的精神,追求艺术的大美,在当今画坛独树一帜。

图片 1

  中国传统的山水画有悠久的历史,有丰富的遗产可资借鉴,其中有院体山水画、文人画体系,近现代中西融合的体貌,包括近现代老一辈艺术家们的探索成果,等等。马欣乐在从事风景画创作的过程中,对前人留下的宝贵遗产和同代人的创作都有研究、有所借鉴。但他有自己的信念,要画自己心中理想的景观,不拄前人的拐杖走路。在经历过一段艰苦摸索的道路之后,形成了富有自己个性的城市风景写生的艺术面貌。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世纪之星”荣誉称号,2007年当选当代岭南文化名人50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画学会顾问、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广东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并担任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2012(伦敦)奥林匹克美术大会艺术指导委员会艺术顾问。

  众所周知,马欣乐是个优秀的人物画家,少年时期就曾跟随大师黄胄习画, 他的人物画和画马的作品在业界和群众中享有声誉。他在人物画领域的探索成果和经验,对他在城市风景和山水画创作有不可忽视的影响。这可以从两个角度看:首先,各门艺术之间,其创作原理是共通的,尤其是人物和山水,创作上的许多要求,尤其是笔墨运用方面, 是共同的,画家们可以举一反三触类旁通,从而有助于掌握它种艺术的基本要领。其次,从事某一种品类的艺术家,转而从事它种艺术,会有自己的角度,有可能打破它种艺术家们固定的思维模式,产生某些新鲜的见解和发现某些新的方法,在新的领域中有所作为甚至有革新的创举。在中外艺术史上这类事例屡见不鲜。如原来学油画的李可染,在转入水墨画领域之后,把西画的写生观念,素描造型和光影法创造性地运用在自己的水墨艺术中,与传统的笔墨和章法相结合,开辟了山水画的新篇章。当然,李可染少年时期研习过传统文人画,有一定的笔墨功底。而欣乐多年研习中国画, 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又旅美学习西方的油画, 研究和创作过大量的油画风景和人物画的作品, 这些西画创作的经验和技法在他后来的国画创作中得到了得天独厚地运用, 从而使他的风景写生能够别开生面,独具一格。

  主要作品有:《潮的失落》、《心花》、《个个都是铁肩膀》、《诱惑》、《天音》、《南粤春晓》、《岭云带雨》、《高原甘雨》、《甘雨过山》等。曾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1992年日本•中国版画奖励会金奖、 ’91中国西湖美术节银奖(版画最高奖)、“第十届全国版画展”铜奖、80-90年代中国优秀版画家鲁迅版画奖、广东省第四届鲁迅文艺奖一等奖以及广东美协50年50件经典作品奖等多项大奖。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江苏美术馆、广州美术馆、深圳美术馆、原中国版画家协会、美国驻华大使馆、澳大利亚佩斯艺术博物馆、日本国际版画艺术博物馆、泰国国王钦赐淡浮院、北京人民大会堂、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等机构收藏。出版有《许钦松》、《许钦松版画集》、《许钦松山水画集》、《许钦松自传体文集》、《当代名家精品—许钦松》、《象外之象—许钦松山水画集》、《时代意象—许钦松艺术研究》、《年度大家—许钦松》、《中国当代艺术经典名家—许钦松》、《中国当代名家画集—许钦松》、《此岸•彼岸—许钦松谈山水画艺术》、《荣宝斋当代书画名家——许钦松山水画集》等。

  艺术家对一种新风格的追求,往往基于多种因素。近年来,欣乐之所以执着于宏大、雄浑的风景画风,一方面主要是出于他几十年来对中国画的绘画创作问题的思考,那就是绘画作品如何更能有视觉感染力和心灵震撼力,形式语言如何更有现代感?西方油画家们重视的语言的力度,如何运用在中国画的笔墨语言中?传统中国画的程式能否有所突破?这些思考归结一句话,就是中国画如何变革,自己画什么样的水墨画。对这种常态的思考注入支撑力量,并驱使他进行实践探索的,是他最初游历北美的经历。他说:九十年代初,在我第一次来到加拿大和美国举办画展和讲学其间, 我参观了大量的博物馆和美术馆, 那些古典的和现代的西方油画所具有的造型和光色令人震撼, 促使我的画风发生了迅速的改变。我写生和创作了系列的焦点透视的风景以取代过去那种散点式的、高远、深远和平远式的风景构图, 在注重笔墨的同时,我又强调色彩的运用, 甚至使用油画中颜色的厚重感来表达这种心灵受到的冲击。

  画,可以描写我们视觉所及的日常景象,也可以描写我们平时难以见到并存在的特殊情景,还可以利用幻觉、错觉或动用想象的翅膀,表现我们心中的期盼的幻境, 表达的语言可以是具像、写实的,表现抽象的,象征寓意的客观世界和人们的心灵世界,给艺术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资源,艺术的内容和形式因此永远不会枯竭而具有持久的生命力。因博大自然景象而受到心灵震撼的马欣乐,显然感到文人画的平面结构,以线为主要手段的语言,和以黑白为主要色彩的素净的水墨,难以充分表达他内心的激情,决心要寻找新的语言和手段来加以表现。他说:当时心灵受到震撼以后,也开始反思自己掌握的古人山水画笔墨技法。古人采用从山脚爬到山顶,沿途记录下所见的风景,然后用不同的视角连接不同的空间,而现代人的视野、感受及审美眼光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这种焦点透视和近景特写的方法,让人有迎面而来之感,似乎更能表达自然对心灵的震撼。他选择了立体的空间结构,采用了辅以线条的块面造型,大胆采用绚丽的色彩。他的取景是基于他在特殊自然情境的所见、所感,局部语言基本上是写实的,而整体画面则根据实景重新组合。这些都可体现于他的这批北美写生作品. 例如: 赌城拉斯维加斯, 芝加哥广场漫步等等, 富有生机的红色、黄色、 蓝色这些绘画语言借用了水彩和油画的色彩美,在色与墨的有机交融中,追求色调和光感,吸收了油画的整体感和构成力度;在用线上,他适当运用了现代的平面构成法,在表现运势时注意动静结合,在景物的起伏和厚重的块面中,强化视觉艺术的感染力;他在油画创作中积累的构图整体感和力度,对他这种体貌风景画的创作必定多有帮助。

  这些表现方法,对传统文人画来说也许具有叛逆性。就这一点而言,马欣乐创作的新体貌、新风格的风景作品,与徐悲鸿, 李可染等等先驱们有了某种精神上的联系, 他们融合中西的革新精神无疑给予了欣乐很大的激励。不过,他清晰的意识到,今天中国画家们面临的任务,已与他们的前辈有很大的不同。虽然同时坚持中西融合的艺术路线,当代画家们的文化自觉性和对民族文化的精神的理解,已有新的高度。马欣乐在引进西画造型空间、光、色等因素时,有更加全面的思考。他更加注意如何使这些元素与传统的笔墨有机的交融,更巧妙、合理的处理写生与创作的关系,更加关注意境的创造。他重视对风景画精神气势的表达,他作品中豪迈的气魄既来自于客观大自然,也来自于他的内心世界。可以这样说,他的风景画在技术,技巧的层面,是对传统人文画的突破,而在人文精神上又与传统绘画一脉相承,并具有时代的气息。

  对马欣乐的创新勇敢和胆识应该给予充分肯定,他创造的新体貌的风景画,不仅给中国当今画坛增添了活力与生机,同时也对中国画多元、多样局面产生积极的影响。相信马欣乐会沿着这个方向继续迈步前进,不论是人物画还是风景画, 相信他的绘画创作在继承传统和语言创新的完美结合上,还会有更加出色的表现。

许钦松的山水画以宏伟的气势见长,在写实的形和丰富的色彩中,构建既真实又奇幻的景象,表现大自然博大、雄浑的精神,追求艺术的大美,在当今岭南画坛独树一帜。

图片 2

  中国传统的山水画有悠久的历史,有丰厚的遗产可资借鉴,其中有院体山水画,文人画体系,近现代中西融合的体貌,包括岭南画派老一辈艺术家们的探索成果,等等。许钦松在选择山水画创作的方向时,对前人留下来的宝贵遗产和同代人的创造都有所研究、有所借镜。但他最后确定的信念,是要画自己心中理想的山水,不举着前人的拐杖走路。在经历过一段艰苦摸索的道路之后,形成了富有自己个性的艺术面貌。

图片 3

  众所周知,许钦松曾是杰出的版画家,他的版画艺术在业界和群众中享有声誉。他在版画领域的探索的成果和经验,对他之后的山水画创作有不可忽视的影响。这可以从两个角度看:首先,各门艺术之间,其创造原理是共通的,尤其同为美术门类的版画与水墨画,创作上的许多要求是共同的,画家们可以举一反三,触类旁通,从而有助于掌握它种艺术基本要领。其次,从事某一种品类的艺术家,转而从事它种艺术,会有自己的角度,有可能打破它种艺术家们固定的思维模式,产生某些新鲜的见解和发现某些新的方法,在新的领域中有所作为甚至有革新的创举。在中外艺术史上,这类事例屡见不鲜。如原来学习油画的李可染,在转入水墨画领域之后,把西画的写生观念、素描造型和光影法创造性地运用在自己的水墨艺术中,与传统的笔墨和章法相结合,开辟了山水画的新篇章。当然,李可染少年时期研习过传统文人画,有一定的笔墨功底。从版画创作转入中国画山水领域的许钦松,也很早钟情中国画,只是在大学读书期间被分配到版画系学习,没有专攻水墨。事实上,在以版画创作为主的那一段时间里,他同时创作了不少中国画作品。

图片 4

  艺术家对一种新风格的追求,往往基于多种因素。近十多年来,许钦松之所以执着于宏大、雄浑的山水画风,一方面主要是出于他几十年来对包括中国画在内的绘画创作问题的思考,那就是绘画作品如何更能有视觉感染力和心灵震撼力,形式语言如何更有现代感?版画家们重视的语言的力度,如何运用在中国画的笔墨语言中?传统中国画的程式能否有所突破?这些思考归结起来一句话,就是中国画如何变,自己画什么样的山水画。对这种常态的思考注入支撑力量,并驱使他进行实践探索的,是他的一次偶然的经历。他说:“使我画风发生转变的是一次特殊的震动。那是1996年,我去尼泊尔交流、讲学,我乘上直升飞机到了五六千米的高空,在喜玛拉雅山脉穿行,当时感觉天地太大了,那种强烈的落差,使我第一次感到自然的广阔和渺远带给心灵的冲击和震荡。于是我开始考虑用什么方法表达这种心灵受到的冲击。”

图片 5

  画,可以描写我们视觉所及的日常景象,也可以描写我们平时难以见到而在特殊情境中收入眼帘的情景,还可以利用幻觉、错觉或动用想象的翅膀,表现我们心中期盼的幻境……表达的语言可以是具像、写实的,表现、抽象的,象征、寓意的……客观世界和人们的心灵世界,给艺术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资源,艺术的内容和形式因此永远不会枯竭而具有持久的生命力。为博大自然景象而受到心灵震撼的许钦松,显然感到文人画的平面结构,以线为主要手段的语言,和以黑白为主要色彩的“素净”的水墨,难以充分表达他内心的激情,决心要寻找新的语言和手段来加以表现。他说“当时心灵受到震撼以后,也开始反思自己掌握的古人山水画笔墨技法。古人采用……从山脚爬上山顶,沿途记录下所见的风景,然后用不同的视角连接不同的空间,……现代人的视野、感受及审美眼光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我试图采用一种焦点透视的方法,直接面对山水,直接表达自然对心灵的震撼,”他选择了立体的空间结构,采用了辅以线条的块面造型,大胆运用绚丽的色彩。他的取景是基于他在特殊自然情境的所见、所感,局部语言基本上是写实的,而整体画面则根据实景重新组合。辽阔的天际,广袤的宇宙,高山耸岭,云雾缭绕,水流奔腾,树木葱郁,富有生机的红色、黄色、绿色……这些绘画语言借用了水彩和油画的色彩美,在色与墨的有机交融中,追求色调和光感,吸收了版画的整体感和构成力度;在用线上,他适当运用了现代的平面构成法,在表现动势时注意动静结合,在山的起伏和厚重的块面中,强化视觉艺术的感染力;他在版画创作中积累的构图整体感和力度,对他这种体貌山水画的创作也多有帮助。

图片 6

  不用说,这些表现方法,对传统文人画来说,具有叛逆性。就这一点而言,许钦松创造的新体貌、新风格的山水,与岭南画派先驱们有某种精神上的联系。作为当代广东画家,岭南画派先驱们融合中西的革新精神无疑给予了他很大的激励。不过,他清晰地意识到,今天广东画家们面临的任务,已与他们的前辈有很大的不同。虽然同时坚持中西融合的艺术路线,当代画家们的文化自觉性和对民族文化精神的理解,己有新的高度。许钦松,在引进西画造型空间、光、色等因素时,有更加全面的思考,他更加注意如何使这些元素与传统的笔墨有机地交融,更巧妙、合理地处理写生与创作的关系,要加关注意境的创造。他重视山水精神气势的表达,他作品中豪迈的气魄既来自于客观大自然,也来自于他的内心世界。可以这样说,他的山水画在技术、技巧的层面,是对传统文人画的突破,而在人文精神上又与传统绘画一脉相承,并具有时代的气息。

图片 7

  许钦松的创新勇气和胆识应该给予充分肯定,他创造的新体貌的山水画,不仅给岭南画坛增添了活力与生机,同时也对中国画多元、多样局面的形成,产生积极的影响。相信许钦松会沿着这个方向继续迈步前进,相信他的绘画创作在承继传统和语言创新的完美结合上,还会有更加出色的表现。

文/邵大箴

资料由北京一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编辑整理。

本文由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葡亰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马欣乐风景写生的新体貌,许钦松新体貌山水画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