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林原美术馆旧藏清乾隆帝白玉狻猊纹龙钮盖

来源:http://www.chuanmingstationery.com 作者:收藏图录 人气:161 发布时间:2019-11-14
摘要:(雅昌艺术网讯)2018年4月3日下午,香港蘇富比2018年春拍中国艺术珍品专场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槌。本场共98件精品上拍,其中,传为十九世纪末法国海军遣中国舰队总司令Humman上将旧

图片 1

图片 2

(雅昌艺术网讯)2018年4月3日下午,香港蘇富比2018年春拍中国艺术珍品专场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槌。本场共98件精品上拍,其中,传为十九世纪末法国海军遣中国舰队总司令Humman上将旧藏清乾隆和阗青玉兽首衔环凫鱼壶以1600万港币落槌,加佣金最终以2172万港币成交。(拍前估价:HKD 18,000,000-24,000,000)1960年,古董教父Eskenazi(埃斯卡纳齐)以350英镑(1960年时,350大概等于HK$5,600。)买入这件玉器,这是他买的第一件古董,后来成功卖给了著名的古董商Spink。

2018西泠秋拍中国古代玉器专场

清乾隆 和阗青玉兽首衔环凫鱼壶

清乾隆·白玉饕餮纹龙钮盖方鼎

高41.5公分、口径11.5公分、底径11.9公分、腹径23公分

尺寸:高24.2cm

来源:

来源:

埃斯卡纳齐(Eskenazi),伦敦及米兰,约1960-1961年

1.林原一郎旧藏

Spink Son Ltd,伦敦

2.香港苏富比,2012年10月9日,Lot.3140

伦敦苏富比,1961年11月21日,编号164,指由 Marshall 购入

参阅:

伦敦佳士得,1987年12月16日,编号472

1.《故宫博物馆藏文物珍品全集——玉器》,商务印书馆,1995年,图155

Spink Son Ltd,伦敦,1989年

2.《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玉器编10·清》,故宫博物院,2011年,图64

Somerset de Chair(1911-1995年)收藏

3.《宫廷之雅:清代仿古及画意玉器特展》,台北,1997年,编号2

香港邦瀚斯,2014年11月27日,编号13

4.《Chinese Jadein the Avery Brundage Collection》,旧金山,1977年,图版LⅡ

乾隆仿古款

玉器仿古,古已有之,以北宋金石学兴起之后尤为盛行。宋元以降,文人士大夫收藏、鉴赏古玉成风。至清代乾隆至嘉庆初,是宫廷玉器生产的高峰期,各类玉器品质齐全、用料讲究、设计巧妙、工艺精湛。尚古的乾隆是仿古玉的积极倡导者,他曾在御制诗中写到“和田玉来颗,巧制颇纷如,渐欲引之古,庶其返以初。”当时国力强盛,经济繁荣,文化事业,特别是金石学的研究有了很大的发展,安定的社会环境给手工业生产水平的进步提供了基本保障,所有这些都为乾隆朝仿古之风的盛行创造了条件。

乾隆皇帝,历史上少有的玉痴皇帝,在其统治时期,将中国古代玉器艺术推上了高峰。乾隆时期制作的玉器主要分为时作玉和仿古玉两种,这件和阗青白玉兽首衔环凫鱼壶为仿古玉。和阗青白玉兽首衔环凫鱼壶,体型硕大,以和阗青白玉料碾琢而成,雕工精美,玉质温润,天然的十足油性使其精光内蕴,包浆滑熟自然。玉壶底部的乾隆仿古款明确此为乾隆时期的仿古玉器。

乾隆曾多次下旨命内务府造办处依《考古图》、《宣和博古图》、《西清古鉴》等书中的图样仿制玉器。此时期宫廷仿古玉器器型和种类大大增加,风格也更加多样化,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在形制上仿古彝器,即以青铜礼器为蓝本进行仿古;二是仿照前代的古玉制作新玉,在形制和纹饰上加以模仿和创新;三是在风格意蕴上仿古,器型和纹饰虽多有增损,但着重仿其神韵。

查其同类器,在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六件,其中二件如本壶玉质一样为青白玉,另有三件青玉,一件碧玉。在体量上,此壶与故宫所藏的其中四件玉壶均高于40公分以上,另两件稍矮,分别为38和29公分高,可见此类玉壶一般体型较大。在故宫所藏的六件同类凫鱼壶中,有五件刻有乾隆御题诗,一般刻于下腹部或者颈部。御题诗为两首,一首作于乾隆二十七年,题为《咏和阗玉凫鱼壶》,另一首作于乾隆五十六年,《题和阗玉汉凫鱼壶》。两首诗均提到了玉凫鱼壶所本为汉代青铜凫鱼壶,而汉凫鱼壶的样稿来自于《西清古鉴》今《西清古鉴》所载汉凫鱼壶高仅九寸四分,是壶又赢二寸余,乃就玉材为之,瑰珍巨质,尤为古所未有。由此,乾隆命人做玉凫鱼壶的得意之情跃然纸上,铜壶不过九寸多高,按清尺寸不过30公分余,而乾隆所作玉壶则是就玉材而作,目前看到的无论是故宫所藏的五件大凫鱼壶,还是此次拍卖的玉壶,都远远超过了铜壶的尺寸,成为瑰珍巨质,古所未有。

在清代仿古玉器中,最具鲜明特点的就是仿古彝器,即在器形、纹饰甚至是外部颜色上对商周特别是西周青铜礼器进行仿制,常见的器型有觚、鼎、尊、簋、壶、觥、爵等。仿古彝器大致可分为两种,一是完全仿古,就是大小、比例及纹饰都仿照古器而做,如故宫博物院所藏“清·白玉文王方鼎”“清乾隆·青玉仿古召夫鼎”;二是局部仿古,并融合当时的风格特点,如故宫博物院所藏“清·白玉龙钮弦纹炉”、“清·碧玉夔纹簋”等。这种仿古作品,是对古代传统艺术的借鉴,丰富了玉器的表现内容,是艺术的再创造。同时,由于青铜礼器作为正统思想中理想的礼乐制度的集中体现,是古典美学的凝聚,成功仿制这类器物,也成为乾隆重现圣王时代的一种体现。

乾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得意之情?为什么要做玉凫鱼壶?这还要从乾隆朝的玉料来源及乾隆帝的慕古情怀说起。

此白玉饕餮纹龙钮盖方鼎是一件典型的仿古彝器,以整块白玉雕琢而成,取材优良,玉质细腻,器型和纹饰仿商周青铜器,双冲天耳,方唇折沿,直壁深腹,平底四足,霸气舒展,古朴华美。上部鼎盖可与鼎身分开,盖钮为盘龙戏珠造型,龙首微昂,张口露齿,龙须侧展,飞扬飘逸,龙身盘曲,鳞爪分明。

从清初至乾隆前期,玉器制作并不十分兴盛。究其原因除帝王喜好、国家政治之外,玉料来源不充足是一个重要原因,新疆准部等处的多次叛乱,使和阗玉输入中央的管道不畅。此期玉料来源多依靠进贡和走私。因此,这一阶段新做玉器并不太多,有时还大量改制前朝玉器。

盖璧四周减地浮雕饕餮纹饰,大眼阔口,气势威武。鼎身四周琢兽面饕餮纹,与盖璧纹饰相似,上下呼应,饕餮眼部类“臣字眼”,炯炯有神,细眉宽耳,威风凛凛。饕餮纹头部中央高浮雕瑞兽衔环,并各套一活环,细节生动,设计精妙。

乾隆二十二年至二十四年,清军多次用兵,彻底击溃准部、回部。驻军新疆,此后和阗地区直接归属国家统一管辖,玉路畅通。乾隆二十五年,开始了每年春秋两季固定的贡玉制度,大批玉料进入宫廷,充足的玉料使得乾隆皇帝可以随心所欲发挥自己对玉的理解和诠释,为乾隆朝玉器的繁盛局面提供了坚实的原料基础,从目前查阅的资料看,凫鱼壶也是乾隆朝做出的最早的大型仿古玉器之一。

鼎身下承兽首吞柱式四足,足上有弦纹,凸显其沉稳优雅。整器用料奢华,雕琢细致,综合运用镂雕、减地浮雕、高浮雕、阴线刻等多种技法,以玉质仿古彝器,光洁莹润,色调明快,独具特色,较之青铜器更显得豪华富丽。

档案中记载的玉凫鱼壶,除少量为宫廷造办处制作外,大多为画好样稿交由苏州织造和两淮盐政(驻扬州)制作,长芦盐政(驻天津)也偶有制作。如要制作大凫鱼壶,所用玉料须是山料玉。山料玉中不可避免会出现绺斑或裂纹,为此乾隆帝还有保大还是就小的烦恼。乾隆四十四年,苏州奉旨承做一件山料玉凫鱼壶,因玉石中有绺道,不够凫鱼壶的设计尺寸,织造全德就请示乾隆如何处理。乾隆见文后,认为如果如将壶的尺寸收缩,没有绺道石性固然好,但如还有绺道,不如仍按原尺寸制作,认为较大器型的玉器,有点绺道石性,也属正常。此次拍卖的玉壶与故宫所藏的青白玉凫鱼壶,壶身均有绺道和石斑,这些缺点在乾隆看来并不重要,绺道和石斑反而增加了仿古玉古朴沧桑的效果,这一用料特点也常体现在乾隆制作的其它仿古玉器上,说明乾隆帝更重视玉器本身造型、纹饰的内涵,而非玉器的质地优劣。

此器的器型和主要纹饰常见于上古青铜器,盖钮盘龙和鼎璧的兽首活环造型却带有清代宫廷风格,常见于清代玉质器皿上,如故宫博物院所藏清·青玉兽耳活环香薰、清乾隆·青玉四耳活环夔纹壶等,其上都可见多个兽耳活环作为装饰,不同器皿上的兽首形态略有不同。在清代宫廷,青铜鼎或玉质鼎常被派作香炉使用,无盖者还常配以玉顶木盖,如故宫博物院所藏“清乾隆·青玉仿古召夫鼎”,仿《西清古鉴》周代金银错青铜召夫鼎而造,配以木座和玉顶木盖。类似场景在《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屏》之《捻珠观猫图》中就有所体现,图中美人手持珊瑚十八子手串,桌面摆放着铜铸方鼎式香薰炉;木质炉盖乃是后配,炉顶则为白玉质。

从造办处活计档看,凫鱼壶主题一直是乾隆最喜欢的仿古式样,最早是根据青铜凫鱼壶原样画样,只是从目前的考古材料分析,这种铜凫鱼壶的时代应是战国时期,而非乾隆皇帝认为的汉代。青铜壶始见于商代,是祭祀时的礼器,也是重要的酒器,流行的时间非常长,直到汉代还依然盛行。历代铜壶造型丰富,款式多样。

以白玉仿古青铜器时对于雕琢工艺、结构设计的要求相当之高,否则不但无法复制青铜器的大气严谨,反而会使玉器本身显得厚重无神。此器物无论是雕工,结构都可谓一流,规整气派,古风神韵,神似商周彝器,造型又兼具清宫之风尚,当属御用造办处仿古器物中的上乘之作。北京故宫博物院、及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同类器型、纹饰的清代白玉鼎,可资借鉴。另一件现藏于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内的玉鼎,与拍品器型相似,纹饰及钮稍有差别,也可作为参照。

乾隆帝收藏的青铜凫鱼壶,后来编入了《西清古鉴》,此书由梁诗正等奉敕纂修,乾隆十四年(1749年)始纂,乾隆二十年(1755年)完书,仿北宋《宣和博古图》,收录了内府所藏商周至唐代的铜器一千五百余件,而以商周古鼎彝器为多,书中因图系说,详尽尺寸,轻重,并钩勒款识,摹绘精审,毫厘不失,非以往图谱所能及,代表了当时国家成书的最高水平。《西清古鉴》中的许多青铜器,后来也成为乾隆仿古玉器的常用样稿。

日本林原美术馆

考察目前所见的这几件凫鱼壶,纹饰造型分布基本一致,仅在细节上,除衔环的兽首、颈部几何夔龙及漩涡纹饰带、水鸟、鱼、龟姿态稍有不同外,其它均大致相同,故来源于同一母本是没有问题的。惟可惜的是,《西清古鉴》所载的那件青铜凫鱼壶,目前已不知所踪。博物馆藏品中,类似有凫鱼题材者仅见青铜盘,故宫博物院及上海博物馆均有收藏。

本品来源明晰,曾为日本收藏家林原一郎旧藏,曾收藏于林原美术馆中。位于日本冈山市,是在日本商人林原一郎丰富收藏的基础上建立的。其于1964年向公众开放,馆内有瓷器、绘画、漆器等多种类的丰富收藏。在上世纪80年代,林原美术馆曾举行名宝展,并出版图录,引起了业界的关注,其收藏在日本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乾隆帝的慕古情怀由来已久,但是大力倡导并推动社会制作仿古玉则是在乾隆中晚期以后,这和社会上玉器制作中出现一些让乾隆深恶痛绝的时新样式有关。因深受汉文化的影响,且对古代器物深深的热爱,玉痴皇帝以帝王身份开始对玉器制作进行了强力干预。乾隆帝提出了解决这种玉厄的可行性办法,就是大力提倡仿古之道,提倡玉器制作以古代器物为样稿,尤其仿效商周至汉时的青铜器及玉器。这里凫鱼壶样式被乾隆帝评价为:旁两耳连环,正面下又环鼻一,中层周刻凫鱼之属,制最精雅。

参阅:

从活计档看,乾隆帝在玉料来源充足以后,从乾隆二十七年至六十年,制作玉凫鱼壶的次数达八次以上,且主要集中在乾隆批评玉厄现象,大力倡导仿古以后。值得一提的是,乾隆仿古而不泥古,虽仿周汉器物的造型、纹饰,但也加入了自己本朝的雕琢特色,不染色、不做旧,和市场上流行的伪古玉截然不同。有时在具体纹饰细节上还处理的相当生动活泼。

1.《故宫博物馆藏文物珍品全集——玉器》,商务印书馆,图155

2.《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玉器编10·清》故宫博物院,2011年,图64。

3.《宫廷之雅:清代仿古及画意玉器特展》,台北,1997年,编号2

4.《Chinese Jade in the AveryBrundage Collection》,旧金山,1977年,图版LⅡ

西泠印社二〇一八年秋季拍卖会

- 上海巡展 -

12月1日至12月2日

静安昆仑大酒店

- 预 展 -

12月12日至12月14日

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

杭州黄龙饭店

- 拍 卖 -

12月15日至12月17日

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

本文由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收藏图录,转载请注明出处:东瀛林原美术馆旧藏清乾隆帝白玉狻猊纹龙钮盖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