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体源流与三品优劣,米颠书法能够留下来

来源:http://www.chuanmingstationery.com 作者:书法鉴赏 人气:62 发布时间:2019-12-13
摘要:    书法欣赏 ,张怀瓘善真、行、小篆、八分等书。他的正、行可比虞、诸,草欲独步于数百年间,与钟王不类。按“神、妙、能三品”品评书作,在我国书学史上,他是最早的一位

   书法欣赏, 张怀瓘善真、行、小篆、八分等书。他的正、行可比虞、诸,草欲独步于数百年间,与钟王不类。按“神、妙、能三品”品评书作,在我国书学史上,他是最早的一位。张怀瓘说对书法有深邃认识的人,不是只注重字形,更重要的是如何审视书之内在精神,即由书之点线、间架、布白和章法,给予人的厚重感、力度感、节奏感和生命感等,感悟它的神采、风韵、意境。汉字是由点、线的运动变化构成。点线的运动是书者掌握毛笔施加于纸上的运动,提按顿挫、轻重缓急、圆转方折以及布黑分白、排列组合等等变化,都是书者意旨所使,都是书者的思想、情感、学识、修养等综合素质的迹化。

张怀瓘 唐代书法家、书学理论家。海陵人。活动于开元间,官翰林供奉、右率府兵曹参军。南宋陈思《书小史》称其善正、行、草书。对自己书法十分矜恃,自称:“正、行可比虞,草欲独步于数百年间。”手迹无存。著有《书议》、《书断》、《书估》、《评书药石论》等,为书学理论重要著作。 张怀瓘作品: 张怀瓘的书法评论著作,有《书断》、《证书药石论》、《书估》、《书议》、《玉堂禁经》、《用笔十法》、《书诀》、《六体论》、《文字论》等行于世。又著《画断》,可惜久已亡佚,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引有部分逸文。《书断》述十体书源流,评书家三品等第。《书估》评书之价值贵贱,《书议》评议19位名书家,《文字论》系与友论书,《玉堂禁经》、《用笔十法》、《书诀》、《评书药石论》等皆叙书艺技巧,《画断》评画家三品等第。《书断》共上、中、下三卷。上卷卷首一篇自序,序后列总目,总目后逐一叙述书之十体源流,各系以评赞,终为总论。中卷和下卷罗列古今书家,从黄帝时苍颉起,迄至唐代卢藏用止,3200多年间共86人,分神、妙、能三品,各列小传,传中附录38人。卷末有通评一篇。 张怀瓘的几部著作,成书年代先后为:《书断》玄宗开元15年、《书估》玄宗天宝13年、《书议》肃宗乾元元年,在唐立国后的110年至141年间。全唐289年,恰当其中。这期间,书坛是什么状况呢?宇宙万事万物,是在不断发展变化之中,书体变化也一样,百状千态。至南北朝时期,书坛好比春秋战国,群雄逐鹿,诸子百家蜂起,真、隶、行、草,各极其变。发展到唐时,君臣上下,竞相钻研此道。且书体已难有出新斗奇之势,转而更加注重笔法结构的争胜,日益强调法度。就书体而言,有六体说、八体说、三十六体说、五十六体说,更有多至百体说等等。这复杂纷繁的百家争鸣态势,带来了书体分类学的进步。张怀瓘在《书断序》中写道:“苍黄者唱首,冥昧者继声,风议浑然,罕详孰是。及兼论文字始祖,各执异端,臆说蜂飞,竟无稽古。盖眩如也。”他对当时书体分类混乱情况的叙述是确当的。张怀瓘为了“芟夷浮议,扬榷古今,拔狐之根,解纷拏之结,考穷乖谬,探索幽微”,因著《书断》阐述“书有十体源流”,评判“学有三品优劣”。无疑,他对书学的贡献是巨大的。 张怀瓘列书十体:古文、大篆、籀文、小篆、八分、隶书、章节、行书、飞白和草书。他指出“十书之外,乃有龟、蛇、麟、虎、云、龙、虫、鸟之书,既非世要,悉所不取也”。此所不取者,唐孙过庭在他的《书谱》一书中,持论和他一样。这些杂书,直到现在,于民间还偶有所见,但皆不列入书学研究范围。 张怀瓘说:“与古文、大篆小异。”换句话说,古文、大篆和籀文,大体都差不多。既然如此,本着“去小异,取大同”的分类原则,将以上三体合并为一体,统称为篆书。小篆是秦并六国后,始皇用李斯“书同文”的国策,禁用其他书体,并焚书,创立小篆。所谓“篆”,他说:“篆者,传也。”所谓大篆、小篆,并不是指字形有大有小,这里是古今的意思。古今相传,大篆是篆,小篆也是篆。他说:“增损大篆,异同籀文。”既然如此,并古文、大篆、籀文和小篆为一类,统称篆书可也。 他又说:“楷、隶初制,大范几同”,“盖大小篆,方圆而为隶书。”这清楚地告诉我们两点:一、将篆字的圆转变为方就是隶,隶带有篆意;二、楷、隶大体相同。由是,我们可知,唐时所说的隶就是楷,这同今天我们认定的隶书有出入。而“本谓之楷书”,“盖其岁深,渐若八字分散,又名之为八分。”总而言之,现在我们可以把隶和八分笼统地归于一类,统称为隶书。 草书包括章草、行草、今草、狂草。他指出“草书之先,因于起草”,这是草书形成与发展的根本原因,即他所言“祖出于此”。“章草即隶书之捷,草亦章草之捷”,这句话说出了章草与草的本质联系,特别是与今草的联系更为密切。他在《书断》中没有用“狂草”的名称。他写道,草书字体“上下牵连,或借上字之下而为下字之上,奇形离合,数意兼包”,“神化自若,变态不穷”,这已属狂草的描述。因此,章草、今草、狂草,以及行草,可以笼统地划分为草书一类。 张怀瓘在《书断》中说:行书“即正书之小伪”。什么是正书?正书属于哪一类书体?他没有说,但他运用了这个概念。他又说行书“非草非真”,什么是真书?真书属于哪一类书体?他也没有说,但也运用了这个概念。今日,我们知道“正书”、“真书”和“楷书”,说的是同一书体,仅名称不同而已。关于行书,他又说:“行书非草非真,离方循圆,在乎季孟。兼真者谓之真行,带草者谓之行草。”有没有既不兼真,又不带草的这种行书呢?他没有说,确实也难说。既已将行草纳入草书之类,那么,真行便可以纳入真书之类。因实用性强,将兼真带草的这两种行书,仍划分行书体。 至于飞白体,张怀瓘说,东汉蔡邕某日见修饰鸿都门的“役人以垩帚成字,心有悦焉,归而为飞白之书”,“并以题署宫阁”。这是一种实用书体,其法失传,其迹不存,无从稽考。故专辟一体,已无必要。 中国的文字及书法,自古迄今,形态、风韵各具特色。显示了中华民族无比惊人的智慧和创造力。就书体分类而言,从狭义上说,人各一体;从广义上讲,应舍小异、取大同,尽量简约。张怀瓘将书体归纳为十体,无疑是一大进步。今将汉字分为真、行、草、隶、篆五体,或真、草、隶、篆四大体,毫无疑问,是受了张怀瓘书体分类的很大影响。 清代兴化人刘熙载在他的著作《艺概》中写道:“书凡两种:篆、分、正为一种,皆详而静者也。行、草为一种,皆简而动者也。”分为详、简即动、静两类。这是简之不能再简的一种分类了。有趣的是,书之笔画也是两类:点和线。点、线间架有纵横、上下、斜正、揖让、向背。墨写的点线与白色的纸,构成黑与白。动与静、点与线、黑与白,相反相成,体现了阴阳之道,构筑起一个书法世界。体现了天人合一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所追求的哲学思想和审美情趣。 张怀瓘所列十体书,每体首先指明由某某所造,这不免有些勉强。但他在《书断●论》中又论道:“权舆十体,相沿互明。创革万事,皆始自微渐,至于昭著。”这也是正确的。这说明,文字及其书法的产生和运用。以及在运用的长期过程中,不断衍化发展着,由古及今至未来,依然如此。比如简化汉字及其书法,是哪一个具体人所造呢?即便其中某一个字,比如“汉”这个字,是谁创造出来的呢?我们只能说是“公众”,这才是文字和书法发展的本源。所以,对他所列各书体之祖,不必作机械式的确认,而只能是模糊性的认同。《书断》卷中、卷下为:“自黄帝史籀苍颉,迄于皇朝黄门传郎卢藏用, ……论较其优劣之差,为神、妙、能三品,人为一传。亦有随事附者,通为一评,穷其藏否。”按“神、妙、能三品”品评书作,在我国书学史上,他是最早的一位。故《四库全书提要》称“书家有三品之目,自此书始”。这对于书之创作、鉴赏、收藏,均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孟子说“观水有术,必观其澜”。观书也有术,“三品”就是一种术。 卷中开篇是前言,后为神、妙、能三品总目,总目后有一段诠释性文字。其后分神、妙、能三品,每品中入品书家按年代为序,逐一立传加以细评。卷中评到妙品止,卷下续评,为能品。然后是一段小结性文字。 今于三品中各录一人为例,以了解他如何确定书品等第。 神品。张芝,字伯英,敦煌人。火焕,为太常,徙居弘农华阴。伯英名臣子,幼而高操,勤学好古,经明行修。朝廷以有道征,不就。故时称张有道,实避世洁白之士也。好书,凡家之衣帛皆书,而后练。尤善章草,书出诸杜度。崔瑗云:‘龙骧豹变,青出于蓝。’又创为今草,天纵龙异,率意超旷,无惜是非。若清涧长源,流而无限,萦回崖谷,任于造化。至于蛟龙骇兽,奔腾拏攫之势,心手随变,窈冥而不知其所知,是谓达节也已。精熟神妙,冠绝古今,则百世不易之法式。不可以智识,不可以勤求,若达土游乎沉默之乡,鸾凤翔乎大荒之野。韦仲将谓之草圣,岂徒言哉!遗迹绝少,故褚遂良云:‘钟繇、张芝之迹,不盈片素。’韦诞云:‘崔氏之肉,张氏之骨。其章草《金人铭》,可谓变化至极。’羊欣云:‘张芝、皇象、钟繇、索靖,时并号书圣。然张劲骨丰肌,德冠诸贤之首。’其斯为当矣。其行书则二王之亚也。又善隶书。以献帝初平中卒。伯英章草、行入神,隶书入妙。” 妙品。卫夫人,名铄,字茂猗。廷尉展之女,弟恒之从女,汝阴太守李矩之妻也。隶书犹善规矩。钟公云:‘碎玉壶之冰,烂瑶台之月,宛然芳树,穆若凌风。’右军少常师之。永和五年卒,年七十八。子充为中书郎,亦工书。先,有扶风马夫人,大司农皇甫规之妻也。有才学,工隶书。夫人寡,董卓聘以为妻,夫人不屈,卓杀之。” 能品。卢藏用,字子潜,京兆长安人。官至黄门侍郎。书则幼尚孙草,晚师逸少。虽阙于工,稍闲体范。八分制,颇伤疏野。若况之前列,则有奔驰之劳。如传之后昆,亦有规矩之法。子潜隶、行、草入能。” 关于神、妙、能三品,各依什么尺度进行品评,读了上列三例,似乎难以捉摸。我们再看他在三品后的总评是怎么说的。总评大致说了这么几点:1. “推其大率,可以言诠”;2. “齐圣齐深,妙各有最”;3. “艺成而下,德成而上”。 我们说,对书法的品评三品,是一个对书法的欣赏问题,是一个审美评价问题。它是一种美的感受,感受后的品评。我们读了这三例,从中看到张怀瓘以及其他书家的评述,都是说的个人对美的感受。书家作书是创作,评者评书也是创作。 张怀瓘说:“深识书者,惟观神采,不见字形。若精意玄鉴,则物无遗照,何有不通。”这就是说,对书法有深邃认识的人,不是只注重字形,更重要的是如何审视书之内在精神,即由书之点线、间架、布白和章法,给予人的厚重感、力度感、节奏感和生命感等,感悟它的神采、风韵、意境。这审美的眼光、尺度,犹如一面特别精良,具有灵性的镜子一样,有什么照不到、照不出和照不透的呢?对书法作品的品评,怎么会不“圆通”呢?他对书法艺术美的感受和评论是正确的。 汉字是由点、线的运动变化构成。点线的运动是书者掌握毛笔施加于纸上的运动,提按顿挫、轻重缓急、圆转方折以及布黑分白、排列组合等等变化,都是书者意旨所使,都是书者的思想、情感、学识、修养等综合素质的迹化。因此,这点线是“静”态的,也是“动”态的。只有“深识书者”才能透过凝结在纸上墨的点线,以及字里行间的布墨分白,感悟到作者的精神力量。“冠绝古今”的书家张芝的草书,在古今许多“深识书者”的眼里,能感受到“若清涧长源,流而无限,萦回崖谷,任于造化”;若达士游乎沉默之乡,鸾凤翔乎大荒之野”。同时,也只有“冠绝古今“的伟大书家,才能把生命的感悟,贯注到腕底笔端、流露于字里行间,从而创造出不朽的作品。庸者,写不出好的作品,也看不出作品的好坏。道理何在?张怀瓘比喻道:“犹八卦成列,八音克谐,聋瞽之人,不知其谓。” 对书体美的感受过程,是衡“理”动“情”的过程。“理”可以有一个约定俗成的标准,但“情”往往是不完全一致的。评者之情与作者之情会不一致,评者与评者之间的情也不会一致。所以张怀瓘在《书评》的开篇就说:“一味之嗜,五味不同;殊音之发,契物斯失。方类相袭,且或加彼。况书之臧否,情之爱恶无偏乎?若毫厘较量,谁验准的?推其大率,可以言拴。”此论亦非常中肯。 中国书画欣赏品评的标准,往往是相通的。张怀瓘著《书断》,也著《画断》,《画断》也分为神、妙、能三品,也是中国画三品论的最早提出者。可惜《画断》久已亡佚,今其逸文仅见于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所引。唐朱景玄《唐朝名画录序》中,也引用了他的三品说。张怀瓘的书、画“三品说”影响深远,其后列等品评者颇多,然仍以他三品说最为简约。 清代《国朝书品》列神、妙、能、逸、佳五品。包世臣的诠释是:“平和简净,遒丽天成,曰神品。酝酿无迹,横直相安,曰妙品。逐迹穷源,思力交至,曰能品。楚调自歌,不谬风雅,曰逸品。墨守迹象,雅有门庭,曰佳品。“这里包所说的五品,比照张怀瓘的三品,大致作如下归纳:包的逸品约相当于张的神品;包的神品、妙品,约为张的妙品;包的能品、佳品,约当于张的能品。这样,我们对张的神、妙、能三品标准,约为:神品,“至法天成,风韵超然”;妙品,“妙法从心,神采自然”;能品,“成法在胸,逐迹守象”。《书断●评》中,张怀瓘说他自己“学渐于博识,不迨能缮奇缵异,多所未尽”,“此皆天下之闻人,入于吕列。其有不遭明主,以展其材;不遇知音,以扬其业,盖不知矣”。“且如抱绝俗之才,孤秀之质,不容于世,或复何根。故孔子曰:‘博学深谋而不遇者,众矣!何独丘哉。’然识贵行藏,行忌明洁,至人晦迹,其可尽知?”这种慨叹是真切的。 泰州图书馆所藏抄本《书断》的书后有一篇赵僎对《书断》的简略评论。将《书断》比之“大《易》之制”、“《春秋》之典”,指出“古或作之有不能评之,评之有不能文之。今斯书也,统三美而绝举,成一家以孤振。虽非孔父之。今斯书也,统三美而绝举,成一家以孤振。虽非孔父所刊,犹是丘明同事。伟哉!伟哉!“张怀瓘的《书断》确系一部永炳书史的书评巨著,将永远给习者以指导和启迪,将常读常新。

图片 1

    张怀瓘的传世书法评论著作,有《书估》、《二王等书录》、《书议》、《文字论》、《六体论》、《书断》、《评书药石论》等行于世。《书断》述十体书源流,评书家三品等第。《书估》评书之价值贵贱,《书议》评议19位名书家,《文字论》系与友论书,《评书药石论》叙书艺技巧。张怀瓘为唐代海陵人今江苏泰州,书法家,书画评论家。活动于唐代开元至乾元年间。历官右率府兵曹参军、翰林供奉、鄂州司马等。他的弟弟怀瓌,有文学才能,工篆、八分,尤其擅长草、隶,曾为翰林、集贤两院侍读学士。他的父亲张绍宗也是一位书家。由此可见,张怀瓘生长在这样的书家门第,善书是毋庸置疑的。遗憾的是,张怀瓘的手迹至今未被发现。

书法审美讲究品格。品格,指书家的人品、志趣、胸襟、气度等。另外“品格”在传统书论中还往往指书法的品第、格调等,也为一审美范畴。

  张怀瓘列书十体:古文、大篆、籀文、小篆、八分、隶书、章节、行书、飞白和草书。他指出“十书之外,乃有龟、蛇、麟、虎、云、龙、虫、鸟之书,既非世要,悉所不取也”。《书断》卷中、卷下为:“论较其优劣之差,为神、妙、能三品,人为一传。”清代《国朝书品》列神、妙、能、逸、佳五品。包世臣的诠释是:“平和简净,遒丽天成,曰神品。酝酿无迹,横直相安,曰妙品。逐迹穷源,思力交至,曰能品。楚调自歌,不谬风雅,曰逸品。墨守迹象,雅有门庭,曰佳品。“这里包所说的五品,比照张怀瓘的三品,大致作如下归纳:包的逸品约相当于张的神品;包的神品、妙品,约为张的妙品;包的能品、佳品,约当于张的能品。这样,我们对张的神、妙、能三品标准,约为:神品,“至法天成,风韵超然”;妙品,“妙法从心,神采自然”;能品,“成法在胸,逐迹守象”书法视频。   张怀瓘为了“芟夷浮议,扬榷古今,拔狐之根,解纷拏之结,考穷乖谬,探索幽微”,因著《书断》阐述“书有十体源流”,评判“学有三品优劣”。《书断》共上、中、下三卷。中卷和下卷罗列古今书家,从黄帝时苍颉起,迄至唐代卢藏用止,3200多年间共86人,分神、妙、能三品,各列小传,传中附录38人。至南北朝时期,书坛好比春秋战国,群雄逐鹿,诸子百家蜂起,真、隶、行、草,各极其变。发展到唐时,君臣上下,竞相钻研此道。且书体已难有出新斗奇之势,转而更加注重笔法结构的争胜,日益强调法度。就书体而言,有六体说(秦朝)、八体说(汉许慎)、三十六体说(王憧)、五十六体说(韦绩),更有多至百体说等等。这复杂纷繁的百家争鸣态势,带来了书体分类学的进步。

美学是与伦理学结伴相随的。亚里斯多德《政治学》说:“美是一种善,其所以引起快感,正因为它是善。”美必须与善相关,不善就不美。因此“文章”之美好,必与“道德”之高尚相关,故称“道德文章”;而欣赏技艺,也必与其人品并观。书法审美特别讲究“品格”,重视人品,书法作品虽“美”,但其人品卑污,则因其品下而被鄙视;相反品格高洁,书艺卓越,则因其人品而更重其书艺。清朱和羹在《临池心解》中就说过:“学书不过一技耳,然立品是第一关头。品高者,一点一画,自有清刚雅正之气;品下者,虽激昂顿挫,俨然可观,而纵横刚暴,未免流露楮外。故以道德、事功、文章、风节著者,代不乏人,论世者,慕其人,益重其书,书人遂并不朽于千古。”书法的美与丑、高与下是与书家品格的美与丑、高与下相关相联的,这是书法审美的一个特点,数千年的传统也形成书法审美的一种心理定势。

更多书法欣赏

苏轼书法

“书以人重”,“苟非其人,虽工不贵” 。宋代的蔡京,书法有相当高的造诣,但是人品卑劣,天资凶谲,舞智御人,元祐间群臣贬窜略尽,犹未惬意。蔡卞为蔡京之弟,官至枢密,书艺造诣或认为高出其兄,但因兄弟两人均为奸臣,其书都不被后人看重。董其昌说,蔡京“书法似米南宫,以其人掩书”。据说宋四家,本指苏轼、黄庭坚、米芾、蔡京,但因蔡京品格卑污,后人以蔡襄代蔡京。明张丑《管见》云:“宋人书例称苏、黄、米、蔡者,谓京也。后世恶其为人,乃斥去之而进君谟书焉。君谟在苏、黄前,不应列元章后,其为京无疑矣。京笔法姿媚,非君谟可比也。”据记载,蔡卞书艺胜蔡京,蔡京书艺又胜蔡襄。但“或问蔡京、卞之书。曰: ‘其悍诞奸傀见于颜眉,吾知千载之下,使人掩鼻过之也’”。明安世同《墨林快事》有感而发:“今知有襄而不知有他蔡,名之有幸不幸若此。”元代赵孟頫,文章经济冠绝时流,旁通佛、老之学,其诗清邃奇逸,书画尤为擅名,篆籀分隶真行草书,无不妙绝古今,遂以书名天下。但是后人也有因其为宋宗室而降元,且出仕元朝,甚轻其品节,或轻其书艺。清代傅山在 《霜红龛集 ·字训》中说: “予极不喜赵子昂,薄其人遂恶其书。近细视之,亦未可厚非。熟媚绰约,自足贱态; 润秀圆转,尚属正脉。”这些例子都可以表明,传统书法审美中都以人品作为重要的审美标准。

黄庭坚书法

重其人而益重其书者,书学史上也不乏其例。李瑞清在《玉梅花盦书断》中说: “学书先贵立品。右军人品高,故书入神品。决非胸怀卑污而书能佳,此可断言也。”颜真卿因其人品高卓,历代为人们赞赏,而其书益重。蒋衡说: “颜鲁公忠义大节,唐代冠冕,故书如端人正士。”宋欧阳修说: “斯人忠义出于天性,故其字画刚劲独立,不袭前迹,挺然奇伟,有似其为人。”“颜公书如忠臣烈士道德君子,其端严尊重,人初见而畏之,然愈久而愈可爱也。其见宝于世者不必多,然虽多而不厌也。”这又可以看到人品与书艺兼美者,是受到人们何等的推崇!

黄庭坚书法

品格与书艺的关系,前人论述十分丰富,而或以人重书,或以人轻书,这种审美定势,又是从书法的特点出发的。扬雄提出: “书,心画也。”这一观点得到后代书家的赞同与响应,最后发展为“书如其人”之说。刘熙载在 《艺概》中就说: “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朱长文就曾从这一视角去评价颜真卿: “鲁公可谓忠烈之臣也”,“其发于笔翰,则刚毅雄特,体严法备,如忠臣义士,正色立朝,临大节而不可喜也。扬子云以书为心画,于鲁公信矣。”若再细剖之则形成:人心-笔-书;书-笔-人心这样的审美模式。明项穆曾说: “人品既殊,性情各异,笔势所运,邪正自形。”“柳公权曰: “心正则笔正。余今曰: 人正则书正。心为人之帅,心正则人正矣。笔为书之充,笔正则事正矣。人由心正,书由笔正,即 《诗》云 ‘思无邪’,《礼》云 ‘毋不敬’,书法大旨,一语括之矣。”因此传统认为书艺之美当是: 心正-人正-笔正-书正。

米芾书法

再谈 “品格”作为另一种内涵的审美范畴。

“品格”在传统的书艺鉴赏中往往指品第、等级、格调。张怀瓘 《书议》中云 “今虽录其品格”,清陈介祺云“书画品格之分,全在有笔”等,“品格”即指此。项穆《书法雅言》又专立“品格”一篇,分为五等,即 “正宗”、“大家”、“各家”、“正源”、“傍流”; 并云,“并列精鉴,优劣定矣”。书法审美重视区分“品格”。

品格,也称 “书品”、“品”。南朝梁庾肩吾曾著 《书品》一卷,载汉至齐梁能真、草者一百二十三人,分为九品。唐李嗣真 《书后品》分为十品,其中“逸品”为李嗣真所创,明其在九品之上。唐张怀瓘又在《书断》中设三品:神品、妙品、能品。宋朱长文认为,如果分品太繁则乱,其升降失中者多,品简则易推,所以在《续书断》中也设:神、妙、能三品,并为其定义:“此谓神、妙、能者,以言乎上、中、下之号而已,岂所谓圣神之神、道妙之妙、贤能之能哉!就乎一艺,区以别矣,杰立特出,可谓之神;运用精美,可谓之妙; 离俗不谬,可谓之能。”这些见解是很有道理的。

米芾书法

自庾肩吾开始的这种品定书法等级的做法影响深远。一直至清包世臣也曾将清代书家分为五品九等,并诠释五品:平和简净,遒丽天成,曰神品;酝酿无迹,横直相安,白妙品;逐迹穷源,思力交至,曰能品;楚调自歌,不谬风雅,曰逸品; 墨守迹象,雅有门庭,曰佳品。

包世臣的分品,又有同一书家的书法分属不同书品的,如邓石如属“神品”一人,乃是指邓石如之隶及篆书.而邓石如的分书、真书,又归之 “妙品上”,而其草书则归之 “能品上”,可谓品书之细。其后康有为撰 《广艺舟双楫》在《碑品》中又对南、北朝碑品列,分六品十一等,也是品书特细。

述书赋

有时书艺的“品格”,又用“字格”的形式来揭示,用一字, 或用一词来品评书家和书法。 唐窦蒙曾归纳窦《述书赋》中品评书家和书法的用词,撰 《 〈述书赋〉语例字格》,凡一百二十言,并注二百四十句,如:忘情、天然、质朴、斫磨、体裁、意态、不伦、枯槁、专成、有意、正、行、草、章、神、圣、文、武、能、妙、精……又如其云,“质朴: 天仙玉女,粉黛何施”; 其云,“意态: 回翔动静,气脉断绝”。这种字格形式语简意半,也颇可深味。

本文由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书法鉴赏,转载请注明出处:十体源流与三品优劣,米颠书法能够留下来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